搜 索

穿越秋天的思念

今夜,如此靜謐,有更多的北風從窗前掠過,在夜色中吟唱著,輕盈地滾動著窗外的窗簾,發出秋色的潺潺聲。

這樣的夜晚屬於思念,孤獨如無盡的蠶繭,緊緊地包裹在心裏。如果你不來,我很想知道你。我想用一個夢來見你。想用一段文字,一行淺薄的詩句,交流我的真情,送給你。然而,沒有萬裏清蘭,沒有長空秋雁,你怎麼知道我的依戀。

走出門,底部是黑色的底部,星空是晴朗的。 風叩窗台,涼爽的牡蠣葉子,葉子從平台上掉下來,撿起一片落葉,當穿過船到另一邊時。一旦這個綠色的男人變得又紅又瘦,春天的時候聚集了許多希望,夏天裏充滿了溫暖,燃燒了一生的旅程,悄然墮落,染成了秋天的涼爽,所以我不敢伸手去拿慢慢撿起來,不敢碰一些悲傷的悲傷打破了你的心情。而你,屬於夢想,更屬於距離,屬於春天的花朵,怎麼可以將這樣的清理傳遞給你。

我真的想躲在夢裏,躲在深夜,一遍又一遍地唱你喜歡的那首美麗的歌,悲傷但不悲傷。如果你想聽,我會一次又一次地唱歌,讓我的眼睛充滿淚水。如果你受夠了,我就給你一杯功勞來消除你的悲傷,然後再喝醉。這是我心髒的雜音嗎?我知道歲月悠長,愛情悠長,多少愛已逝去,多少愛已沉默。關心,擔心,是足夠的,即使流星劃過,那一刻的美麗,也是值得記住的。

靠在斜坡上,想看看歲月的進進出出,回想起當初,你還是站在你我之間,看到時間如流水般匆匆,靜悄悄的流動,就像燕子回來一樣等我。今晚,燈有了自己的朗照,雲只有了寂寞,落葉也有了適當的回歸。而我像一只小鳥,遮著樹葉的枝葉,寂寞的四周,只有那迷人的風。

我習慣了無邊無際的夜晚,呼吸著夜晚的氣息,放開了我的思緒。感情不計其數,口味各異,如潮水。老巷,一遍又一遍,回首往事,那把傘,那動人的身影,桃花似深紅色,是否青苔幽暗,歲月斑駁。那春天的影子在我身後飄走了,感覺我要利用風向我道別了。想抓住,也無奈的放下。這就是生命的無常嗎?許多故事的增加或減少,模糊了原來的傳說。

多少個寂靜的夜晚,無數的夢,你聚在一起,散開,思緒開始遊走,像痛苦一樣思念著心靈的骨髓。在夢中,你聽到了我的腳步聲,如何穿越高山,來到你身邊。在春天,我們相遇的時候,花開了又落了,夜雨的芬芳的塵土落了下來,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結束。我就像一只飛快的兔子,在你的草地上,鮮花,灌木叢,睜開眼睛,不敢睡覺,仿佛總是期待著什麼。

在夢中,人們一再提到相互熟悉的江南,每一個夢想都從春天開始。天空中的柳絮支撐著藍色的心靈。桃花被三月的陽光買下,熱情地開了。在房子的前面,燕燕飛了起來,樹上的粉紅色像一個跳動的火焰,嘔吐和努力的煙霧沖走了。一個少年騎著一匹白馬,折疊一個柳枝,一路上,蹄子濺起灰塵,慢慢地過去。而你被一股水流隔開,沒有移動,等待有人返回雲端。

我後來是個詩人。高牆外,我看見你苗條的身軀在風中行走,仿佛在飛翔,荷花墊載著輕風,襪子沾著香,一道春光的影子,仿佛我相識過,仿佛我在夢中搜尋過千百百度。化作花朵,在陽光的照耀下,在桃花的背後,輕輕地笑著。我神志恍惚,迷惑了期待已久的眼睛,我平靜的心有點悸動。有點恍惚,我真的醉了。

聞著牆上的花,不安的心,有個借口,敲著綠色的苔蘚銅環。你又出現了,穿著春裝,掉進了我的眼睛裏。我的眼睛就像一束陽光,一朵桃花,風在低語,雲在舒舞,花兒在搖曳,你在那裏,手指在花朵的微笑,這就是我常夢到的美麗?你巧妙地把一朵桃花卷起來,它落在你的肩上。春天,你改變了你的位置,請我坐下。

我真的喝醉了,做了很多夢,就在今年春天。我不再是一個唱詩反對我的詩人了。我忘了如何表達我的感情。每一段落到塵土裏的故事,都讓風來抒發自己的感情,讓雨繼續寫下去,一定要有明顯的魅力,風霜的歲月來代替,除了愛我還能擁有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