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習吧頭條新聞 我要發佈新文章

首页 > 文化 / 正文

中國藝術大裂變 12位藝術推手獨傢揭秘

作者:YT新媒體 2018-05-18 文化 评论

原標題:中國藝術大裂變 12位藝術推手獨傢揭秘

三月的香港,十一月的上海頂級藝術的盛宴盡在這兩地流動定義東八時區時間的北京在哪裡?

JINGART藝覽北京這是北京執掌牛耳的契機嗎?12位藝術推手獨傢揭秘中國藝術大裂變

JINGART藝覽北京創始人 包一峰“在北京,耳目一新”

我們希望給藝術圈帶來更多活力和生機,可能這些年的展會,博覽會和美術館都越來越多,好玩的事情越來越少,那我們希望能夠通過藝覽北京給大傢帶來耳目一新的感覺,同時我們也希望能夠把上海021的優點結合北京喜歡的一些特色融合在一起。

卓納畫廊 媒體負責人Dylan“三月和十一月,中間隔瞭太久,北京能填補空缺”

卓納畫廊是第一次在北京參展,所以做瞭一個十一個藝術傢的群展。選擇的藝術傢都是最近在畫廊展出或者是跟我們有合作項目的,把最新和最經典的作品帶到北京來展示。希望北京可以更加瞭解我們的畫廊,瞭解我們藝術傢的動向。

經典的作品比如說Josef Albers最著名的的系列“向方形致敬”(Homage to the Square),三件,這些作品都曾在紐約MoMA、古根海姆做過也似乎傢個展,藝術史很重要。

新的作品會帶當代最知名的兩位德國攝影師Thomas Ruff和Wolfgang Tillmans的作品,其中Wolfgang還在香港的新空間做瞭個展。因為兩位藝術傢在中國有很多人在關註,這是大傢比較熟知,但像Josh Smith這種畫廊今年剛簽的年輕藝術傢,中國藏傢肯定不會很熟悉。Marcel Dzama、Raymond Pettibon,Sherrie Levine這樣的藝術傢藝術傢也是如此。

卓納畫廊在香港空間開之前的七年,都隻在香港參加巴塞爾藝博會,每年跟亞洲藏傢的交流隻有幾天的時間,在兩年前我們開始參展Art021和西岸藝博會,終於是能夠真正的在內地的土地上展示我們的作品,跟藏傢有長時期的交流。但是一個三月和一個十一月,中間還是隔瞭太久,而通過JINGART 希望能填補這個時間空缺,實現全年與亞洲藏傢的接觸。

誠品畫廊執行總監 趙琍“北京太大瞭,在哪裡就做什麼樣的事情”

JINGART位於市中心,展覽空間又頗具歷史感,可以說是寸土寸金的地方,為瞭配合展覽空間,我們決定帶來小尺幅的作品,但是卻是重量級的小尺幅作品,因為這是第一次來參加JINGART,所以選擇瞭劉小東的作品。海子的詩《面朝大海,春海花開》中有一句是提到瞭關心糧食,而劉小東的油畫作品中也有這樣描繪生活場景的作品。畫廊也特意選擇瞭陸亮早期的小尺幅作品來配合展出。

北京太大瞭,北京與全世界其他國傢的首都相比都算很大,在北京可能一天隻能做一件事情,因為城市太大,路途很遠,因此也更需要我們聚焦在一件事情上,北京沒有絕對的中心,而是在每個區有個范圍,因此在北京我們要看在哪裡做什麼事情。

香格納畫廊北京負責人 朱思達“北京一直是上升趨勢,但身在其中,可能不能客觀評價”

我們選擇的作品還是根據藝術傢來決定的,比如藝術傢正在展出的作品或者是將要展出的作品,是根據整個形勢來做的判斷,藝術傢如何去推廣是我們首先考慮的。比如趙洋與楊福東的作品,一個在K11展出,一個在龍美術館展出。楊福東的作品《南浦大橋上的獵人》是藝術傢比較早期的作品,與現在藝術傢在龍美術館展覽的作品完全不同,可能在北京也很少會看到這件作品,《蔓延》是趙洋的新作。

我們更多的是新作品,比如餘友涵,張恩利的作品都是2016甚至2017年所創作的,之前我們來看過整個空間場地的環境,但在佈展中不知不覺地發現空間自然而然地形成瞭一種典雅的氛圍,少瞭些先鋒的富有沖擊力的感覺,也許是因為JINGART所在的場地的原因。

北京的環境一直是上升趨勢,任何一個地方的發展都會呈現波浪形趨勢,不能保證上海接下來會怎麼樣,我們在北京,北京的好與壞都與我們有關系,也許我們身在其中可能不能更為客觀的進行評價。

貝浩登 Perrotin總監 黃知衡“來北京打個招呼”

作為一個博覽會,首先還是要看主辦方想要呈現的是一個什麼樣子,我們與021的團隊一起做瞭5年的上海ART021,大傢的脾性以及合作都非常順暢舒服,當團隊說想要在北京做一個小而精的藝博會時,我們就選擇瞭一些大師的紙本作品。我們一年參加瞭30多個藝博會,好不容易有這麼好玩的事情為什麼不來參加呢?最終以作品的體量與外觀來決定瞭展位空間藍色的背景,其實我們想要更為典雅的一個顏色,但是顏色是非常難溝通的,我們在電話中電腦屏幕上和真實呈現的顏色還是會有出入。

我是北京人,我對北京這個城市還是有不錯的理解的,而且很多藏傢在收藏作品之前都是朋友,來參與JINGART一個是因為與團隊非常熟悉,另外也是因為上海畫廊要開幕瞭,我們來這裡亮個相和大傢打個招呼。

蜂巢當代藝術中心館長 夏季風“北京依然是中心”

策略的考量某種程度上還是跟空間有關系,會跟天井和欄桿有一些對應關系。作品的態勢與外部的空間空間會有呼應。

從年齡結構上來說,相當於做瞭一個老中青,梁銓,還有一個專門的空間給年輕的藝術傢蒲英偉,於菲菲等等,從攝影到Video到裝置都有。第一屆JINGART感覺像Art021的第一屆,當時邀請27傢參展商,今年32傢,讓我感到特別親切,Art021的腔調,品質和精致感一下就回來瞭。

藝術博覽會之間的同質化太嚴重瞭,把上海的Art021搬到北京來在我看來意義不大。將古典和當代藝術結合吸引不同的參展商和這個城市中的藏傢群體,這個事情挺好的。傳統和當代的東西糅合在一起當然是可能的,因為美學特質是一樣,討論的問題是一樣的,但是時間跨度會很大,這可能是JINGART藝覽北京跟其他藝博會所不同的。雖然我們遇到傳統藏傢對當代藝術感興趣,或者說當代藝術藏傢對傳統藝術感興趣,但是在購買上還是需要時間的。

北京不管是藝術媒體,藝術機構,畫廊、美術館和藏傢,目前在全國當中還是最集中的,也是消費市場最大的地方。雖然目前上海、深圳、成都等城市很活躍,但不意味著北京活躍度不夠,其他城市正在舉辦的活動對北京來說都已經經歷過瞭,北京隻是將這些活動看成是常態而不是驚喜。北京近兩年這些積極舉辦的藝術活動,對市場活躍度貢獻還是很高的,總是有一種輻射全國的感覺。北京畫廊周、JINGART藝覽北京都把原先相對單一的藝博會模式打破,北京還是在探索著藝博會多種可能性。

偏鋒新藝術中心總監 楊大宇“北京是一個更加包容的城市”

這次我們帶來瞭6位藝術傢。分成兩部分,一部分是我們代理的藝術傢,有譚平老師的代表作,藝術傢康海濤為這次展會特別從成都飛過來,用瞭一個月左右的時間為這個展覽空間定制瞭作品,把勸業場窗外的風景“挖”出來,做瞭一組攝影作品。還有章劍老師的作品,章劍老師90年代時就已經很有名瞭,他的作品表現瞭這一代中年藝術傢在不斷跨越自己的人生階段,創作階段的過程,是非常有意思的。還有德國藝術傢恩裡科•巴赫的新作,人們所熟悉的是他大尺幅的油畫作品,2016年在中國做瞭三次展覽,可以說是一個在中國炙手可熱的新星。他的作品問詢度非常高,一共帶來瞭15件他的作品,12件都已經售出瞭。

還有1930年出生的英國著名抽象女藝術傢吉蓮埃爾斯的追思展位,今年四月她過世瞭。最近一兩年大傢開始關註女性藝術傢,我們帶來的兩件作品都是八十年代中期的,評論傢稱這個階段為“崇高的情色”,她這個階段都是直接用手畫畫,現在人們經常會談論女性藝術傢的身體和行為創作,幾十年以前,吉利安就已經用瞭這種創作方式,這兩件作品都可以說是她的力作。

北京是歷史非常深厚的城市,她的文化底蘊特別深厚。我也能理解為什麼藝覽北京的定位和上海021的定位完全不一樣,021是一個當代藝術博覽會,在北京它融合瞭現當代藝術,經典,雕塑,鐘表,傢具設計等等這些元素在裡面,這其實更反映瞭北京是一個更加包容的城市。中國的藝術市場當代藝術作品隻占非常小的比例,我想021的創始人們是希望能把對傳統藝術感興趣的這部分的藏傢領進來。

美博文化執行董事 徐娟“北京已經很久沒有這樣令人激動的氛圍瞭”

我們帶來瞭徐累老師2010年的作品,很特殊的一件作品,這件作品的色彩將中國古代文化中關於色彩的部分都展現在畫面中,因為色彩是有階級的,這也是藝術傢在今日美術館的個展中最後一件作品。吳笛笛的作品也是我們所推薦的,藝術傢專門去西雙版納寫生,發現藤在空間中的自然纏繞有著某種中國書法的意味,因此藝術傢回來之後一直在畫藤的作品。

北京本身就是文化中心與心臟,但是在藝術方面一直是比較溫吞的狀態,JINGART的出現像是一粒石子投入瞭水面,激起瞭層層漣漪,北京已經很久沒有這種令人激動的氛圍瞭。

東京畫廊+BTAP 遲麗萍“北京在期待JINGART這樣高水準的藝博會”

JINGART要求我們有一些古典,有歷史一些的作品,因此我們選擇瞭比較能夠代表東京畫廊歷史的物派的藝術傢作品,比如菅木志雄的作品,目前空間正在做志村姐弟的個展,下個月會做林於思的個展,所以這些藝術傢的作品我們也都帶來瞭JINGART,這三位藝術傢作品選定之後,我們還挑選瞭北川宏人以及田衛的作品,與整個展覽空間的色調搭配展出。

北京一直以來聚集著全國最高水準的藝術傢群體,也可以說有著全國最高水準的畫廊,但是一直缺少高水準的藝博會,其實在北京有著很好的藏傢基礎,東京畫廊也是較早進入798的畫廊,今年已經是16年瞭,實際上北京的藝術氛圍是很好的,隻是沒有能夠體現北京特色的藝博會,我們也期待有好的組織者將北京的特色展現出來,因此我們對JINGART也充滿瞭期待。

杜夢堂創始人 Pierre Dumonteil“主辦方的質量決定瞭我們來到北京”

這次的展出沒有什麼策略,選擇的都是我所喜歡的藝術傢和作品。

因為我們之前也參加過上海的021,主辦方非常的專業,在這個市場也很有影響力,可以吸引到很多優質的客群,展商的質量也都非常高,所以我們非常願意來參加這次的京art。這次藝博會的體量也是非常合適的,所以大傢可以很仔細的看每件作品。

ANNA HU 市場部總監 陳歆淇“JINGART就像北京的Art021”

這次就像是在北京的021,因為它是第一屆舉辦,因為我們對021已經有瞭認識,也瞭解這個博覽會想要帶給觀眾是什麼樣風格的藝術作品。ANNA的珠寶不僅僅是珠寶,也是藝術品,它融合瞭東方和西方,音樂和大自然,而本次展會也是一個非常融合,具有國際化特點的活動。因為我們這個品牌還很年輕,所以我們很珍惜這樣的機會,可以將ANNA HU這個品牌介紹給所有觀眾。

這次帶來的都是我們非常經典的作品,我們帶來瞭蝴蝶系列,因為ANNA姓胡。很多珠寶品牌都有以蝴蝶做主題進行創作,可是ANNA的蝴蝶加瞭很多抽象的元素在裡面,比如音樂、緞帶、花瓣,甚至有些蝴蝶是沒有觸角的,這裡面包含著ANNA對蝴蝶的詮釋。還有和音樂有關的爵士琴鍵系列,愛情結,都是ANNA從開創品牌到現在都一直受歡迎的,還有好萊塢女明星走紅毯時會特別指明要佩戴的Modern Art Deco系列。

珠寶設計師,Qiu Fine Jewelry創始人 何超球“JINGART的方向和Frieze很像”

JINGART的團隊也是021的團隊,021在上海已經成功舉辦瞭5年,反響越來越好,國際影響力也越來越棒。但JINGART的方向和Frieze很像,這也和我的高定珠寶品牌更契合,作為展商而言,我也希望品牌能夠通過這個平臺在北京正式亮相, JINGART是個非常好的選擇。也因為之前5年的經驗,整個JINGART團隊是非常專業的,所以這次博覽會也是非常的贊!

這次一共帶來瞭10件作品。這十件作品整體是延續瞭去年在上海舉辦的Shanghai Shanghai Collection,將去年因未完成而無法呈現的一部分作品帶到瞭這裡,這十件作品比較完整的呈現瞭整個系列。其中5件是借展,另外5件是可以售賣的。因為Shanghai Shanghai Collection整個系列是以Art Deco為主,也是我對上海的一次紀念,因為所有的靈感都來自於20世紀上海Art Deco和建築風格,整個系列我覺得是非常有意思的。

采訪:陳思、Gerald、劉元博、朱凡撰文:陳思、Gerald、劉元博此文拍攝的圖片版權歸YT所有。

- E N D -

Tags:中國藝術   裂變   12位   藝術   推手   獨傢   揭秘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搜索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