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索

全國人大代表賈樟柯:中國電影要有對標一流的精神_平遙

原標題:全國人大代表賈樟柯:中國電影要有對標一流的精神

央廣網北京3月6日消息(記者孫冰潔)“給企業減稅降費、加大職業教育投入……”當這些事關國計民生的“大詞”從賈樟柯口中說出時,很難與公眾最熟悉他的導演身份聯系起來。但在兩會期間,所有的頭銜都被放在瞭一個身份之後:全國人大代表。在采訪中,賈樟柯會有意識地少談電影,而將更多的話題引向兩會本身。

當人大代表之前,我從來沒這麼“宏觀”過

3月5日傍晚,記者在山西團駐地見到賈樟柯時,他剛參加完下午的團組討論,一身西裝,佩戴著醒目的代表標識,他說話聲音很小,但當談到和兩會以及議案有關的話題時,會不自覺地提高音量,溫和中透著嚴肅。

就在當天上午,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開幕,政府工作報告出爐。提出實施更大規模的減稅,重點降低制造業和小微企業稅收負擔,這是賈樟柯印象最深的部分之一。他告訴記者,自己名下也有幾傢文化企業,他深深瞭解小微企業在納稅方面的負擔。這些具體的減稅措施的實施,將更好地激發企業的活力,使其輕裝上陣。

他還談到瞭職業教育,特別是電影行業的職業教育。認為雖然如今中國的電影人才培養體系比他求學時要完善很多,但電影行業的職業教育並不算很普及。學院派傾向培養研究型、理論性的電影人才,但電影作為成熟的工業體系,也需要大量的實用型人才。如攝影、錄音、美術等。“如果能夠在電影的職業教育上加大力度,出現更多更專業的教育機構,對提升中國電影的品質是很有幫助的。”

今年是賈樟柯擔任全國人大代表的第二個年頭,與第一年相比,他對這種身份轉變似乎更為從容。

在山西代表團駐地的墻上,每天都會張貼最新會議通知。從3月2日到會以來,賈樟柯沒有缺席任何一場會議。他和其他來自各行各業的代表一樣,每天開會、發言、討論、提出建議,履行一個人大代表的職責。他半開玩笑地告訴記者,“我從來沒有這麼宏觀過。”在擔任人大代表之前,他是個不折不扣的“文藝青年”,隻關註電影本身,而人大代表的身份讓他擴大瞭視野,加深瞭他對人、對社會的理解,整個人也變得開闊起來。

希望導演能夠成為受法律保障的著作權人

與同時期成名的其他導演不同,出身於北京電影學院文學系的賈樟柯是“寫而優則導”,對於電影,他習慣自己做編劇,對創作看的尤為重要,但也苦於在現有的法律體系中,導演的著作權並沒有得到足夠的保護。

《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十五條規定,電影作品和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的著作權由制片者享有。但在目前國內著作權的保護名單中,並不包括導演。對此,賈樟柯表示,今年兩會,他的一項議案就是關於著作權,希望推動導演成為著作權人寫到著作權法中,“這對於改變導演的生態,讓全社會尊重創作會有很大幫助。”

去年兩會,賈樟柯曾向大會提出建議,希望文化資源能更多地由大城市向小城鎮傾斜。過去的一年,他大部分時間住在山西老傢,電影拍攝之餘,舉辦瞭第二屆平遙電影節,希望通過自己和同仁的努力,能夠帶動小城鎮人對文藝的興趣。

如今回看當初的建議,他似乎並不太滿意,覺得太過“籠統”。為此,在此基礎上,他提出瞭更具體的“希望能舉辦更多的主場文化交流”的建議。“以中國電影為例,2018年生產瞭1008部左右,市場總量也超過瞭600億,在這樣一個大背景裡,必然會有很多的文化交流活動,特別是主場的文化交流活動。但目前缺乏相對自主的、靈活的政策,希望能夠通過這個建議,更好地討論。”

中國電影市場正逐漸趨於理性

去年九月,賈樟柯的電影《江湖兒女》上映,片子收獲瞭他從影以來最好的票房成績,7000萬。這對於曾以小眾片出道的他來說並不容易。從小眾逐漸走向大眾,賈樟柯覺得中國電影正日趨多元化,市場也趨於理性。

“我是覺得很有信心,當然不是短期內就有巨大的效果,但是確實你能看到它在改變。”

但他也指出,目前中國電影仍存在一個令人擔憂的現象:叫座不叫好。去年國產電影的總票房超過600億,但隻是極少數量的電影撐起瞭票房,真正獲得觀眾認同的好電影卻並不多。“這是一個需要我們去面對、解決的問題,所以說要對標一流,這應是中國電影的自我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