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索

劉益謙:曾花千萬元買葉永青畫作,他為什麼還不道歉_作品

原標題:劉益謙:曾花千萬元買葉永青畫作,他為什麼還不道歉

藝術傢葉永青被爆抄襲比利時藝術傢的事件仍在發酵,前天,曾為葉永青寫過序言的知名批評傢栗憲庭發佈聲明 “向藝術界道歉”,同時也“真心期望葉永青出來給藝術界和比利時那個藝術傢公開和真誠地道個歉。”但目前為止,葉永青仍未公開發聲。

希望葉永青“真誠道歉”不隻曾贊揚過其作品的藝評人,對以真金白銀購買其作品的收藏傢來說,傷害或許更大,上海知名收藏傢劉益謙昨天在接受“澎湃新聞·藝術評論”(www.thepaper.cn)專訪時表示,他(與其夫人創辦的龍美術館)花瞭一千多萬元購買過四幅葉永青不同時期的作品,最貴的一張是2011年從拍賣場以667萬人民幣拍得的《逃逸的困惑》,“我沒想過要退貨,但‘抄襲’給我帶來瞭困惑,以後龍美術館展不展葉永青的作品?展簽要怎麼寫?希望葉永青能考慮比利時藝術傢、收藏機構和社會公眾的感受,給公眾一個道歉。”劉益謙稱,他也在考慮邀請比利時藝術傢斯蒂安·西爾萬適當的時機到上海龍美術館做展覽。

葉永青,《逃逸的困惑》,1989年,佈面綜合材料,166×173×8.5厘米 © 龍美術館

2011年,劉益謙從西泠印社拍賣有限公司以667萬人民幣拍得葉永青《逃逸的困惑》

作為上海龍美術館的創始人之一,劉益謙以在拍賣場毫擲巨資多次成為社會熱點,近年來龍美術館作為西岸藝術長廊上的地標性美術館之一推出瞭系列西方當代藝術傢的個展,並以收藏梳理過中國當代藝術40年的發展。葉永青的《逃逸的困惑》在2018年6月在龍美術館舉辦的“轉折點——中國當代藝術四十年”中曾展出。

劉益謙表示,他與龍美術館也購買過葉永青抄襲自比利時藝術傢的作品,花瞭一百萬元不到,如果知道是抄襲,當時是不會購買的,“這就是欺騙!他考慮過花真金白銀購買作品的收藏者的感受嗎?”他認為,雖然他不會退貨,但藝術作品的抄襲比學術論文抄襲的傷害更明顯,因為造成瞭購買者財富的直接的損失。

龍美術館(西岸館)“轉折點——中國當代藝術四十年”展覽現場,從左至右分別為陳丹青、毛旭輝、葉永青、孟祿丁作品。© 龍美術館

劉益謙接受澎湃新聞專訪

藝術作品的抄襲是欺騙,直接造成購買者財富的損失

澎湃新聞:作為收藏傢,你對葉永青被爆“抄襲”如何看待?當時你們怎麼想到收藏他的畫作?

劉益謙:龍美術館收藏的四件葉永青的作品,並不是通過他本人購買的,基本都是拍賣而來。葉永青和龍美術館的關系不錯,王薇館長想建立一個完整的中國當代藝術收藏,所以購買瞭他不同時期的作品。

從我的角度認為,他和比利時藝術傢斯蒂安·西爾萬的畫像是“雙胞胎”,我覺得就是赤裸裸的“抄襲”。而且比利時藝術傢已經公開指出瞭,但葉永青卻到現在也未回應。

葉永青“抄襲”也不是剛剛爆出的,據說1996年他在德國辦展的時候,被抄襲的藝術傢已經找到他瞭,當時展出的作品被撤下來瞭。所以從葉永青本人來說,他完全知道是“抄襲”的。但當時媒體不如當下發達,此後葉永青在國內辦瞭三十多次展覽,包括最近一次,是去年在上海餘德耀美術館的個展(展覽名:葉永青“1982-1992 無中生有的年代”),策展人巫鴻當時還問葉永青:你的當時畫風怎麼一下子轉變瞭,好像是歐洲的風格?葉永青的回答是:“在比較迷茫的時候,就到歐洲轉轉,突然來瞭靈感。”

葉永青“1982——1992 無中生有的年代”展覽海報

澎湃新聞:你怎麼看待葉永青至今沒有公開發聲?

劉益謙:直至現在,葉永青也沒有對“抄襲”發聲,這讓所有人都很被動,包括我這樣買他作品的人。第一,我把握不準我收藏的他的作品能不能拿出來展覽;第二,他的作品還有沒有人要,這是從他的抄襲行為給我們收藏者帶來的傷害。這不等同於學術抄襲。學術抄襲隻是學術地位的問題,藝術作品的抄襲直接造成別人財富的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