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習吧頭條新聞 我要發佈新文章

首页 > 文化 / 正文

別人可以讀不懂中國,我們不能讀不懂自己

作者:正和島 2018-11-02 文化 评论

原標題:別人可以讀不懂中國,我們不能讀不懂自己

2018年,是重要的一年,這一年發生瞭太多的事。歷史在改革,無可回避地,我們正在面對一個多世紀以來全球力量演變的關鍵時期。它註定會延續很久。現在剛開始。

我們希望別人能讀懂中國,也該努力去做有助於自己被讀懂的事情。但別人一時讀不懂,或不想讀懂,也沒有關系。但是,我們自己,不能讀不懂自己。

不管大環境如何,過去二十年中國互聯網應用能走到世界前列,同樣是拜中國的市場優勢和制造優勢之所賜。開放的、市場化的、競爭性的環境,是中國公司擁有自主能力和核心能力的沃土。

中國在發展的過程中的確存在問題,無法避免也無法回避的,但隻要億萬中國人團結起來,勇敢直面並千方百計去解決問題,沒有什麼困難是無法解決的。

作 者:秦朔

來 源:秦朔朋友圈(ID:qspyq2015)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是有人用我熟悉的文字,說著我陌生的話。

無論是美國副總統彭斯的講話,還是彭博商業周刊的報道,我都再一次想到“後真相”這三個字。他們的大量時間都消耗到這樣一項工作中,就是用豐富的想象或者聯想,與選擇性裁剪的事實結合,繪制他們眼中的中國真相。

這樣的工作並非始自今日,但今日尤甚。其特征是——“訴諸情感及個人信念,比客觀事實更能影響民意”。

這個定義是2016年11月22日《牛津詞典》宣佈2016年度詞匯是“後真相”(post-truth)時的定義。它反映瞭這一年——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和英國脫歐——在政治上的高度緊張狀態,也反映瞭隨著社交媒體越來越成為新聞的來源,人們對傳統主流媒體提供的事實越發不信任,事實和真相正陷入虛無化。

後真相時代,立場越極端,敵人越鮮明,越容易迎合和操控民意。這個時代流行的,是斷言、猜測、感覺,是通過對事實進行“觀點性包裝”,強化、極化某種特定看法。

後真相時代,政治正確永遠高於事實準確。所以“後真相”主要在政治領域展開,即“立場重於事實”的“後真相政治”。它和盲人摸象有相似之處,也不完全相同。盲人摸的時間越多,摸的部位越多,會離大象越近。但被“後真相”主導的人,摸的再多,再久,也摸不到大象,摸到的永遠是妖魔。

正如從特朗普到彭斯,反反復復聲討中國幹預美國中期選舉,能舉出的例子,無非是《中國日報》在《得梅因記事報》上用廣告方式刊登瞭四個版面的內容。這些內容都是《中國日報》報道過的,涉及中國的方方面面,關於中美貿易爭端隻有一篇。在兩國關系交好時,對此類“供版合作”,美國政府予以肯定。現在則是幹預內政的證明。

有人說《中國日報》的廣告選錯瞭時機,其實,在後真相時代,即使沒有這個廣告,彭斯先生還能從美國智庫那裡找到其他佐證。

彭博是世界著名的金融數據供應商。2009年美國次貸危機後,《商業周刊》經營困難,被彭博收購,更名為《彭博商業周刊》。它最近刊登瞭一篇引起軒然大波的報道,說一傢由臺灣華裔技術人員創辦的生產服務器主板的公司(SuperMicro,超微),在外包給大陸的工廠生產時,被解放軍搭載瞭鉛筆尖大小的“間諜芯片”,從而侵入蘋果、亞馬遜等30傢美國公司。

且不說硬件方面的“後門”,如果設計者不參與,隻靠在供應鏈上做“工程變更”極其困難,即使真的發生,也隻是極個別情況;而且蘋果和亞馬遜這兩傢市值萬億美元的公眾公司,都已迅速發出聲明,蘋果從未在任何服務器裡找到過可疑芯片、硬件操控或者漏洞,亞馬遜在亞馬遜和其收購的Elemental系統內沒有發現過任何超微主板上修改過的硬件或可疑芯片。

《彭博商業周刊》的報導有沒有一點影子呢?有。2016年,蘋果發現瞭一枚受到感染的超微主板。蘋果稱,當時在內部審計時發現這臺主板存在驅動漏洞,但隻是獨立事件。2016年已經終止瞭超微的供貨合同。蘋果多次告訴記者,自己沒有在超微主板上找到問題,但報道還是要拿蘋果說事。

 1 2 3 4 5››

Tags:不懂   中國   不能讀   不懂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搜索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