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習吧頭條新聞 我要發佈新文章

首页 > 文化 / 正文

2018「第一禁片」,直接預定瞭我的年度最佳

作者:電影派 2018-10-10 文化 评论

原標題:2018「第一禁片」,直接預定瞭我的年度最佳

Vol.1419

先來看一段影像。

一個女人,邊走路邊玩手機,失足落水。

再也沒有上來。

將這個過程記錄下來的,是村頭的監視器。

沒有攝像頭,我們無法得知這個女人在生命的最後一刻在幹什麼。

這段影像,來自於派爺今天要推薦的電影。

在電影最後,導演的鳴謝區註明的,都是攝像頭的名稱。

是的,它的每一幀畫面,都來自於由監視器裡的公共影像

影像都是破碎的、真實確鑿的,

導演劍走偏鋒,用旁白串起來那些搜尋來的影像,講瞭一個離奇的、詩意的愛情故事,

並呈現瞭暴力、整容、變性與網絡直播等社會現象。

雖然到年底還有幾個月,派爺已經很想把它奉為2018年度最佳瞭。

它就是——

《蜻蜓之眼》(2017)

在我們的生活裡,我們無時無刻不受到監視器的註視。

有資料顯示,截至2017年6月,中國大陸安裝於公共場所的監控攝像機總計有1.7億部;

預計在2020年,攝像機的數量將在原本的基礎上增設4.5億部。

這些攝像頭記錄瞭世界太多的現象和故事。

導演徐冰突發奇想,就用這些影像來做一部電影。

想法可謂空前

導演找來大概10000小時長的錄像,經過整理、剪輯,最終有瞭這部81分鐘的成品。

《蜻蜓之眼》在豆瓣沒有條目,但它是一部太重要、太需要被記住的電影。

因為影片的大膽構想和出色呈現,它在2017年洛迦諾電影節有瞭豐厚的斬獲。

故事一開始,是警察在調查一個案件。

當然,這其實是被導演組接起來的效果。

下面說的情節,就按照導演設定好的故事來講。

趁著這邊鏡頭卡住,導演直接切換到瞭另外一個場景。

故事的女主人公叫蜻蜓,她17歲時,因為體弱多病被送到寺院裡帶發修行。

導演找來很多影像來介紹寺院的日常。

人們供應香火祈福,寺院為瞭生存也得順應時代,開始翻修。

(右下角,有監視器名稱)

突然有一天,蜻蜓想離開寺院,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她覺得,人修行,地點並不重要。

外界的景觀自然而然地被安插到電影裡。

蜻蜓在奶牛場找瞭一份工作。

在這裡,她碰上瞭一個小夥子柯凡。

柯凡對她一見鐘情,想著法地追她。

這天,柯凡借來一輛車,說是要帶她去看一下“地磁現象”——

地球有磁場。古代的磁場和現在的磁場是重合的。當雷電來時,聲音和影像就留在瞭地磁裡。很多年後,如果發生瞭與當時條件相同的天氣,過去年代的聲音和影像有時會出現在空氣中。

 1 2 3››

Tags:2018   第一   禁片   直接   預定   年度   最佳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搜索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