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習吧頭條新聞 我要發佈新文章

首页 > 文化 / 正文

工作三個月,很容易陷入“我有一點點錢瞭”的錯覺裡 。

作者:我要WhatYouNeed 2018-10-09 文化 评论

原標題:工作三個月,很容易陷入“我有一點點錢瞭”的錯覺裡 。

我已經 457 天沒有花過爸媽的錢瞭。

突然想起要算這個數,是因為好友去做闌尾炎手術瞭,她說:“闌尾不痛瞭,但是肉還痛。”這次手術,她花瞭一萬五。

我下意識地說瞭一句:“我幹,你自己給的錢?爸媽不給嗎?”

她翻瞭個白眼說:“啊不然嘞?都工作一年瞭,你還打算花爸媽的錢?”

我被問住瞭,我也工作一年瞭,但是對“自己給一萬五醫藥費”這件事還是很震驚。

雖然我已經很久沒有花過爸媽的錢瞭,但是潛意識裡,我還是對爸媽有隱形的依賴,在這種關鍵的時刻,就應該靠爸媽。

因為,我還處在一個想花就花,一毛錢存款都沒有的狀態。

這一萬五的醫藥費在提醒我:我到底有沒有認真對待過自己賺的錢?

也許,工作一年半,是時候好好思考這個問題瞭。

剛開始工作時,我覺得最棒的事情之一,就是既能快樂地養活自己,又沒到一個讓爸媽覺得我應該給傢用瞭的水準。

“我超舍得花錢的!”,拿到第一筆工資,我一口氣買瞭兩雙匡威,心裡盛滿瞭對自己的贊嘆,天哪,我真的是有錢瞭。

點個外賣,我敢點 36 塊一份的清炒西藍花再加 36 塊一杯喜茶,一點不心疼。

對此,我曾經總結過一條自我安慰的理論,“正因為辛苦賺回來,所以要用力花掉才是對自己最大的尊重。”

這樣無拘無束(其實是不過大腦)地花錢,能在一定程度上,讓我感受到經濟獨立後的自由,以及花自己錢那種特有的快感。

說實在的,這種快感不是什麼好東西。

除瞭驅使我加速消費以外,還很容易給我帶來錯覺。

正式工作三個月後,我就陷入瞭“我有一點點錢瞭”的錯覺裡。

記得有一次和朋友出門買水果,我稱瞭一袋橘子,在結賬的時候,朋友把我拉到一邊。

她低聲說:“你知道嗎,我看到老板偷偷把手壓在秤上瞭。” 我的第一反應是,這才幾塊錢的事,沒什麼大不瞭的。

我對朋友說:“沒關系啦,下次不買這傢就行瞭。”

但我還是繼續在這傢買橘子,老板繼續壓秤我也沒有揭穿他。

我身邊的人看起來都不像會擔心沒錢的樣子,時不時就會出現新染的頭發,新買的奢侈品包,新買蘋果新品。

大傢表情輕松,富貴祥和。

在這種環境呆久瞭,人真的會產生一種“大傢好像都挺有錢,說不定我也是”的恍惚。但其實,這種錯覺很容易破裂。

小騙子之前背瞭個 LV 的小皮包,我說:“挺好看的。” 她認真地建議我買一個,那個包一萬都不到,還可以定制,很劃算。

我頓時就覺得,“對啊,我也可以考慮買一個。”

但其實不可以。

因為用腦子想一想,我沒有存款,也做不到供包。我也認清一個事實,雖然都在同一個辦公室,但我們之間的距離,是很遙遠的。

這種落差讓我有點失落。

但也不是隻有失落。

在我認真捋瞭一遍自己賺錢的經歷後,會發現,把“賺錢”兩個字拆開,比起“錢”,更多時候,我體會到的是“賺”帶來的意義。

說起來,我是有著一套工作貨幣的換算法則的。

最近,我終於裡程碑式地給自己換瞭一部新手機。

新手機的價格是 8000,在我的眼裡,它的價格同等於 6 篇稿子。算是這樣算,但在寫稿的時候,完全沒辦法把稿子當成貨幣。

因為,在做著自己喜歡的工作時,“賺錢”這件事的存在感很弱,隻是連帶發生的一件事情。

對我來說最重要的結果,是把喜歡的事情做好,雖然有點難。

作為一個消沉型的創作選手來說,我寫稿一篇,發際線後移 3 厘米。

很多個深夜裡,我一個字一個字地從鍵盤嗑出來,表達不出自己想要的效果,又一個字一個字地刪掉。

通宵時,我看著天一點點地亮起來,關掉寫得七零八落的文檔,內心充滿瞭無能為力。但完成之後,我賺到的那一份比“錢”本身意義大得多的成就感。

 1 2››

Tags:工作   三個月   容易   陷入   一點   點錢   錯覺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搜索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