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習吧頭條新聞 我要發佈新文章

首页 > 文化 / 正文

樸樹:幹凈如樹

作者:拾遺生活 2018-09-14 文化 评论

原標題:樸樹:幹凈如樹

十年前,樸樹說“生如夏花般絢爛”。

十年後,樸樹說“平凡才是唯一答案”。

你有瞭故事,才能聽懂樸樹要講的故事。

你讀懂瞭樸樹,也就讀懂瞭心裡那個傲嬌的自己。

樸樹哭瞭。

很少發微博的樸樹,

最近在微博裡發瞭一段視頻。

這段視頻講的是他為電影《大三兒》錄制主題曲的幕後故事。

錄制過程中,

他一度情緒激動,掩面流淚。

在這段視頻的最後,

樸樹說瞭這樣一句話:

“我想好好寫歌,我不禍害人。”

看著他說這句話,

我眼淚差點掉下來瞭。

不知道為什麼,

我就是喜歡樸樹身上那股幹凈的味道。

都說成長是必經的潰爛,

但樸樹卻永遠活在清白之年。

一篇老稿,再敬樸樹。

1

很多人不知道,

濮樹父母是北大教授。

北大傢屬院的孩子,

幾乎都有一個固化成長軌跡:

北大附小—北大附中—北大—出國留學。

但濮樹在北大附小升北大附中時出瞭個岔子。

北大附中錄取線是173.5分,他考瞭173分:

父親濮祖蔭為此奔走瞭一個月,未果。

這個意外,讓濮祖蔭見人就“臉燙”,

他一直覺得濮樹是個聽話的乖孩子,

哪知道濮樹“從小就不是正常孩子”。

“表面上我是一個乖孩子,

小學當瞭六年班長、中隊長,

但我偷偷摸摸逃學,誰都不知道。

數學奧校兩年,我都是逃過來的。”

沒考上北大附中,

就是對他“不乖”的懲罰。

而這個懲罰,徹底改變瞭濮樹的人生軌跡。

2

濮樹哥哥叫濮石,喜歡彈吉他。

那年高考,濮石考上瞭西安交大。

拿到通知書時,濮祖蔭正在德國講學。

濮石寫信給父親:“我想要一把吉他。”

濮祖蔭花瞭300馬克,托人買瞭一把。

9月開學,濮石背著吉他準備赴西安。

父親叫住瞭他:“這麼貴的東西,你帶到學校去,弄丟瞭怎麼辦?留傢裡吧,等你回來再彈。”

吉他,就這樣留在瞭傢裡。

而它,就這樣成瞭弟弟濮樹的玩伴。

沒考上北大附中,學習就沒那麼緊瞭。

濮樹就這樣因“禍”而得瞭“福”。

1980年代末,正是校園民謠滋滋發芽的年代。

濮樹眼睛裡,全是跳動的民謠音符。

一天,他對父親說:“音樂比我生命還重要。”

“哦。”濮祖蔭根本就沒當回事。

幾天後,濮樹把父親給自己買的遊戲機賣瞭,

然後用這筆錢報瞭一個吉他培訓班。

濮祖蔭這才意識到:“他這次是玩真的瞭。”

3

濮樹的初中就這樣混過來瞭。

高中時,他更離譜——組瞭個樂隊。

每天晚上跟一幫人去北大草坪彈琴。

高二時,他對父親說:“我不考大學瞭。”

 1 2 3 4 5››

Tags:樸樹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搜索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