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習吧頭條新聞 我要發佈新文章

首页 > 文化 / 正文

藏孩子屍體,不管孩子死活,這個真實事件轟動瞭整個日本...

作者:映世窗 2018-06-28 文化 评论

原標題:藏孩子屍體,不管孩子死活,這個真實事件轟動瞭整個日本...

說起來,日本在近年的發生棄嬰事件的頻率越來越高,

僅僅過去的五年間,日本就有近800起父母放棄撫養,遺棄兒童的案件。

而這些孩子絕大多數都因饑餓致死...

就比如我今天要說的這個當年轟動整個日本的“東京西巢鴨棄嬰事件”

比我們所有人想象中的更為殘酷...

《無人知曉》

影片從色彩斑斕的夏天清晨開始

畫面幹凈,柔和,微微過曝

少女裝扮的媽媽帶著兒子明拜訪新房東

言談間是個丈夫在國外,兒子用功努力的少婦模樣

搬傢時滿滿的行李

箱子、櫃子、桌子

還有……

箱子裡的孩子*1……

另一個箱子裡的孩子*2……

整理完行李,還要再去接一個裝不進行李箱的……

孩子*3

於是,壯觀的孩子群讓觀眾對於這個媽媽產生狐疑

這是個已經不住細看的“少女”

燈光下看有疲勞的大眼袋、有些滄桑的臉龐已不復少女的水潤感

藏匿的3個孩子,讓“國外的丈夫”經不住推敲

從一傢人搬新傢定規矩的言談間,顯然四個孩子都是黑戶

這四個父不同且不詳的孩子從小生活在狹窄的房間裡

在媽媽惠子的照顧下,不許出門、不能上學

正常生活的缺失,反而讓他們像小貓小狗一般容易滿足

塗個指甲油、在陽光下聞一聞曬過的被子就很開心

在這個被社會遺落的小套間裡,孩子們從始至終不曾哭過,甚至不曾哼一聲

電影裡唯一的一滴淚來自母親

對於塗亮色甲油、宿醉、沒結婚卻總是很容易讓自己懷孕的女人們來說,孩子也許隻是劣質酒精和便宜情話的附贈品

於是,有瞭她對孩子們的呢喃:

我也有幸福的權利呀

隨後在某天清晨留瞭十萬日元和一封信就離開瞭

電影裡的時間沒有很明確的指向

但在導演是枝裕和眼裡卻是個極美的概念

像極工整的俳句,跳動在女孩子紅色的指尖

等甲油完全脫落,孩子們換上夾衣

母親惠子回來過一次

然後打包好自己的衣物,再次離開……

於是,最後一個知道這四個孩子存在的成年人起身離席

明還是一如既往的買便宜食物、認真記賬

給過生日的妹妹穿上最好的衣服

靜悄悄的完成她的生日願望:

上街去等媽媽

錢不夠用時,明也去找曾經跟媽媽一起過的叔叔們

但也就那麼一次

仍被告知成人世界的不堪

這群無人認領的孩子就像野貓一樣

不要期待他們悲號著接受憐憫,譴責社會,這些成年人才會做的舉動在他們面前無聊透瞭

孩子們隻是無聲無息的活著,像野草一樣生長

季節在窗外不斷跳動

男孩們瘋長的頭發也像野草一樣慢慢變長,蓋住眼睛脖子

慢慢的,欠費的房間開始停電腐爛

等到十萬日元花的隻剩硬幣時

孩子們開始到小公園打水洗衣

從這裡就可以看到導演的自信

就算情況急轉直下,他也絕不煽情,透過幹凈的畫面,你幾乎聽得到夏天午後的蟬鳴

在那裡,他們遇到另外一個被遺忘的女孩

因為作風問題被同學排擠的紗希

作為同樣被遺留在角落裡的孩子,他們相處的很愉快

猜著拳下臺階、抓飄散在空中的蒲公英

直到經濟的困窘到達頂端

當女孩子餓的站不起來時

紗希也曾出去“賺錢”

這場戲是電影裡為數不多的矛盾戲,當明打掉紗希手裡的錢奔跑回傢時也許他是真的受傷瞭

他靠便利店施舍的過期盒飯和偷東西維系的平衡最終還是潰敗瞭

電影畫面依然明媚,隻是某天屋子裡悄然多瞭具屍體

是一直笑得很可愛的雪

她再也站不起來瞭

多諷刺,明花光瞭最後3快硬幣打電話還是沒聯系到母親

而紗希那些也許靠援交賺來的錢才是唯一可以救命的

他卻錯過瞭

影片再一次回到最開始

從夏天把妹妹雪藏在媽媽的行李箱搬進來再到夏天把雪的屍體藏在行李箱搬出去埋掉

整整一年,像是一個循環

明和紗希座在清晨的列車上,滿身泥垢,臉上明滅的表情難以言表

那是他們埋葬瞭雪的第一個清晨

《無人知曉》其實已經是是枝裕和的第四部長篇瞭

為瞭拍好這個幾乎沒有情結起伏的影片,他很用心的挑選自己的小演員們

並且一起生活,慢慢開發他們不似表演的真實狀態

最終,才成就瞭這部豆瓣8.9分,爛番茄93%的好電影

豆瓣上除瞭叫好,也有一些人稱這部片子

明亮、平靜卻壓抑

但相對於故事原型的“東京西巢鴨棄嬰事件”(感興趣請自行百度)

我不禁覺得這其實是個仁慈的導演

原來黑暗的從來是現實,而電影隻是載體

Tags:孩子   屍體   孩子   死活   真實   事件   動瞭   整個   日本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搜索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