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習吧頭條新聞 我要發佈新文章

首页 > 健康 / 正文

賽序波:應對人口老齡化,醫養結合應該如何做?

作者:狐觀醫改 2018-10-10 健康 评论

原標題:賽序波:應對人口老齡化,醫養結合應該如何做?

作者 | 日本獨協醫科大學醫學部特任教授·賽序波

編輯 | 吳施楠

來源 | 搜狐健康

人口老齡化已經成為中國未來一段時間要面臨最嚴峻問題。全國老齡辦給出的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底,我國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有2.41億人,占總人口17.3%;預計到2050年前後,我國老年人口數將達到峰值4.87億,占總人口的34.9%。

如此大規模的老年人口,對醫療資源和養老服務都是非常巨大的考驗。近些年,醫養結合作為一種新型養老模式逐漸興起,並被寄予厚望。但在實踐過程中,仍存在不少理念上的誤區。為此,搜狐健康邀請日本獨協醫科大學醫學部特任教授賽序波,針對養老、醫養結合的概念和實踐路線做出詳細解讀。

養老的基本要素是就近

養老服務中有2個關鍵詞很重要:一個是“Aging in Place”,另一個是“Aging in Community”。前一個強調的是,養老要在原居屬地;後一個強調的是,養老生活要有社會性。

我們知道人是自然界萬物中的一種生物,我們的身體要素雖不像植物那麼明顯,但存在有一定的氣候、環境、文化、飲食等區域特征。這些特征在患有呼吸、消化及關節疾病的高齡者身上反映得更為明顯。氣壓、氣溫、氣濕等氣候要素,以及飲食、生活習慣等要素,都會嚴重影響老人對居住地的適應和身體健康。

同樣原因,我們人又具有一些動物性的基本習性。如空間認知,我們對於生活居住的空間和地理位置要有一定程度的認知和定位,這樣我們才有安全感。房屋的朝向、樓層、左鄰右居以及小區的人員構成、親戚朋友,尤其是傢人的居住分佈、衣食住行等生活功能設施的位置及距離、通信方式及交通手段等也屬於生物空間的掌握范疇。

即使在傢庭內部,臥房、廚房、衛生間、門窗位置等,大腦空間要有所認知。每個人的椅子、沙發和床等,坐臥等活動的位置、行為習慣,私人物品的擺放位置、也與其在傢庭中地位和作用等相關,直接影響其存在感和安心感。

這些要素決定瞭養老的基本要素是要就近,不能遠離其理解和熟悉的生活空間,同時還要保留其原有的社會性,不能斷絕其與配偶、子女和親朋好友的聯系。

不能將疾病與身體障礙混為一談

養老服務中還有另外2個關鍵詞:一個是“疾病”,另外一個是“身體障礙”。幾乎所有老人到瞭晚年都會有患有一些慢性疾病,也會發生不同程度的身體機能障礙。像心腦肺、骨關節疾病,以及引起的循環、呼吸、大腦和肢體的內部和外部功能障礙。最終引起生活能力低下,而這裡是醫養結合服務的核心。

不能將疾病與身體障礙混為一談。養老是一種生活過程,養老重視的是如何提高人的生活或者是生命的質量。因疾病導致的一些身體機能障礙是可以通過功能鍛煉和使用工具器具,通過改善環境來克服和改善的。

障礙的種類很多,我們可以區分為內部障礙、精神神經障礙和肢體障礙等。

WHO的國際障礙分類(ICID-2)將障礙分為3個層次:1. 構造或機能;2. 個人活動;3. 社會性參加。

這種分類註重於個體的、疾病的、物理性的單向要素;對此,近年來WHO的國際生活機能分類(ICF)提出瞭一些新視點,提出“健康狀態,身心機能·構造,活動性,社會參加,環境因子,個體因子”6個關鍵詞,考慮個體的同時,優先考慮周圍環境要素。使我們在認識障礙的時候更加立體和全面。

像對於一位偏癱病人來說,偏癱隻是一個個體機能要素,其個人價值和生活質量並非由身體機能障礙的一個要素決定,與其周邊環境要素密切有關。

比如說,偏癱病人生活中的硬件環境:1. 室內室外的出入通路在行走和輪椅通過時是否有障礙;2. 衛生間與洗浴間等是否有移動障礙;3. 使用的床、坐椅、傢具以及輪椅拐杖是否合適;4. 使用的餐具、食品形態以及進食形式等是否合理等;再如軟環境:洗浴、飲食、交流、趣味、精神需求、醫療保障等生活的照料是否及時與滿足等。這些也屬於環境要素,非常影響生命質量。

 1 2 3 4››

Tags:應對   人口   老齡化   結合   應該   如何做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搜索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