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習吧頭條新聞 我要發佈新文章

首页 > 歷史 / 正文

這個外國人,揭露瞭平頂山慘案的真相

作者:歷史人物事件 2018-04-23 歷史 评论

原標題:這個外國人,揭露瞭平頂山慘案的真相

九一八事變之後,日軍占領中國東北,雖然中國政府軍隊撤出東北三省,但是民間抗日義勇軍一直在反抗日本軍隊。日本軍隊在攻擊抗日武裝的同時,也經常屠殺抗日根據地的中國普通民眾以報復中國武裝的抗日行動。

1932年9月15日,夜--中秋節的夜晚,以梁聚夫為首的遼寧民眾抗日自衛軍約1200人途經平頂山村攻打撫順,在平頂山燒毀瞭日軍的倉庫、工廠、派出所、事務所等,然後向東崗、老虎臺、楊柏堡、東鄉和古城子進發,途中又襲擊瞭日軍楊柏堡采炭所,處死瞭采炭所所長渡邊寬一,打死瞭自衛團長平島善作等七八個日本人,並放火燒毀瞭采炭所。撫順日軍拿抗日武裝沒辦法,遷怒無辜的平民百姓,鑒於這支抗日武裝往返均經過瞭撫順郊區的平頂山村,而這裡的居民無人舉報告密,日軍撫順守備隊認定這裡的居民"通匪",所以決定以屠殺來進行報復。

1932年9月16日上午,日本憲兵撫順分遣隊隊長小川一郎和守備隊中隊長川上精一率領大批日本兵進襲平頂山村實施報復。日軍首先控制瞭東、西兩個大山頭,包圍瞭全鎮,然後以照相為名,用刺刀將百姓和礦工逼趕到平頂山村南面的窪地裡。它的北面是鐵絲障;西面為陡壁斷崖;東面放著六個被紅佈蒙著的東西,大約午後1點多鐘,突然,紅佈被揭開,露出瞭六挺機槍。一聲令下,機槍瘋狂地向人群掃射,頓時,鮮血四濺,血肉橫飛,慘叫聲、呼喊聲連成一片。活著的人們拼命地往外沖,隻有南面一個缺口,早有日軍設防,沖出去的人幸存者甚少。一位婦女當刺刀刺進她的胸膛時,她身上帶著刺刀坐瞭起來,雙手攥住刺刀。劊子手一腳將她踢倒在地,拔出刺刀,她的十個手指頭被割落在地。她瞪著憤怒的雙眼,至死還緊緊盯住劊子手。平頂山村3000多骨肉同胞倒在血泊裡。同時,日本兵把平頂山村居民的房子全部潑上汽油點著,整個平頂山被火吞沒。  

機槍聲停止後,整個屠場屍橫遍野,血流成河。日軍剛要撤走,沒死的人都掙紮著往外跑。日本兵發現還有人沒有死,馬上跳下車,一個個端起刺刀,從北到南挨個地往人身上刺。刺到死人身上,隻聽到喀吃聲,沒有反應;刺到活人身上,發出各種淒厲的慘叫聲。第二次屠殺直到太陽快要落山,整個草坪被鮮血染紅,成瞭一片血海。陣陣晚風卷著又咸又腥的鮮血味,夾雜著機槍射擊後的硝煙味,撲鼻而過,令人感到分外淒涼。大屠殺歷經三個小時,直至傍晚結束。昔日的平頂山村,隻剩下一座老君廟。

大屠殺後的第二天,慘案發生後,日本關東軍及日本政府極力封鎖消息,面對中國政府的質問百般抵賴,對於大屠殺的事實矢口否認。日軍雇傭朝鮮浪人到平頂山村,用鉤子將屍首壘到山崖下,澆上汽油焚燒,之後用炸藥將山崖炸崩,以掩埋罪證滅跡;然後又在屠殺場四周拉上鐵絲網,抓來勞工在此鋪設鐵道;接著,又以守備隊的名義,命令撫順縣長夏宜在平頂山村、粟傢溝和千金堡的廢墟上制作假房,拍成照片,以掩蓋其屠殺罪證。同時,川上精一親自到撫順縣署借款5萬元賄買正在沈陽的國聯調查團新聞記者,讓他們保持緘默。事後,日軍佈告全縣,不準收留平頂山大屠殺中幸存下來的百姓,違者即是"通匪",其全傢將處死。

此次屠殺,平頂山村3000餘名無辜百姓橫遭殺戮,其中三分之二是婦女、兒童,400多戶人傢幾乎被殺絕,800多間民房被燒毀,幸存者有一百餘人,其中大部分因為無人救治而傷重死亡,最後有四五十人幸存。

愛德華·威廉·漢特

這時,一位年輕的美國記者,愛德華·威廉·漢特先生,隻身來到撫順,化裝成神父,進行瞭實地調查,證實瞭慘案的真實性,並寫下瞭長篇報道,在美國報紙上發表,引發瞭全世界的關註,國民政府外交部依此為依據,向日本國政府提出強烈抗議,並將漢特的報道提交國聯,中國代表顏惠慶據此在國聯大會上揭露日本侵略者的偽善面目,引發瞭日本政府在國聯大會上的外交危機。

愛德華·漢特在中國人民遭受苦難的時候,本著一個新聞工作者的職責良知和正義感,挺身而出,沖破層層封鎖,冒著生命危險揭露事實真相,這些應該為中國人民所牢記。盡管令人稍感遺憾,愛德華·漢特在冷戰時期寫下瞭大量具有濃烈意識形態色彩的作品,但對他當年揭露平頂山慘案真相的正義之舉,我們仍然要表示深深的敬意。我們會記住,在世界的東方,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剛剛點燃導火索不久,在日本法西斯在中國犯下殘暴罪行之始,有一位年輕的美國記者,勇敢無畏地挺身而出,向全世界義無反顧地揭露罪惡,記錄下瞭日本法西斯不容否認的罪證。

Tags:外國人   露瞭   平頂山   慘案   真相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搜索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