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習吧頭條新聞 我要發佈新文章

首页 > 歷史 / 正文

三十年前,鄧小平甩出的這張“王牌”震動瞭世界!

作者:歷史風雲故事 2018-10-10 歷史 评论

原標題:三十年前,鄧小平甩出的這張“王牌”震動瞭世界!

浦東,是“中國改革開放的象征”和“上海現代化建設的縮影”,中國從這裡走向世界,世界從這裡聚焦中國。著名作傢何建明的新作《浦東史詩》從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文明等諸多領域,全景展示瞭浦東開發開放波瀾壯闊的歷史進程與時代畫卷。

鄧小平一錘定音

關於開發和開放浦東的事,如果從孫中山先生的《建國方略》算起,至少也有100多年。期間,有多少有識之士為之傾註熱情與精力,也有多少努力和心血付諸東流……

1988年2月24日,鄧小平和江澤民在上海

當改革開放之風吹遍神州大地,深圳特區迅速崛起並產生較大影響之時,大上海在陳國棟、汪道涵,再到江澤民,一直到後來接任的朱鎔基,前後數任領導,從“民間”提出,到政府認可,再到地方政府決策,最後到中央批準,其“論證”和“決策”的過程,時間跨度十餘年。

但那個時候,大環境對於浦東開發十分不利,甚至可以說,大有“滅頂之災”的危險。這是因為,浦東開發和開放,面對和依靠的主要是對外關系、引進國際資本,偏偏在上海人統一認識、統一意志,剛剛艱難地“擺平”,正萬眾一心“向東看”時,一股世界性的反共產主義潮流,在社會主義中國的左右前後夾擊……那時的中國,已非一個上海、更非一個浦東要不要開放和發展的問題。

但“浦東開發研究小組”的工作沒有停止;已經開始打樁的“南浦大橋”也在繼續打樁;第二條通往浦東的“楊浦大橋”的選址和設計也在繼續進行……

當時的嚴峻形勢毋須掩飾。從 1989 年到 1990 年的相當一段時間裡,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對中國采取瞭“全面制裁”,其中不允許外資企業在中國投資的禁令一直未解除。一方面,他們在等待時機,另一方面他們在看中國的“熱鬧”,或者還有幾分摸不透。這時候,有人說話瞭:“我們怎麼辦?我說,我們按原來制定的基本路線、方針、政策,照樣幹下去,堅定不移地幹下去!”

這聲音擲地有聲,這是鄧小平的聲音。他繼續說:“現在國際上擔心我們會收,我們就要做幾件事,表明我們改革開放的政策不變,而且要進一步改革開放。”

1988年鄧小平在上海參加春節聯歡晚會

1988、1989 年,鄧小平連續兩年在上海過春節。1990 年是第三次,然而與前兩個春節相比,上海人都希望他好好休息一陣子,在這之前兩個月,鄧小平在北京正式宣佈退休。

然而這對於上海市委和市政府領導來說,是匯報工作的得難機會。時任國傢主席楊尚昆晚於鄧小平兩天來到上海視察,時任上海市市長的朱鎔基先向楊尚昆主席匯報瞭上海的情況,但這並沒有涉及浦東開發這件要緊的大事。

就在朱鎔基匯報工作的當晚,時任上海市委副書記、副市長黃菊讓辦公廳工作人員迅速通知有關領導開會商議,如何向鄧小平、楊尚昆匯報浦東開發的事。最後大傢一致推薦市委老書記陳國棟先給楊昆尚匯報,爭取得到楊主席的支持,再進而得到鄧小平的支持。

關於鄧小平說浦東開發開放“遲瞭五年”有許多解釋的“讀本”:一則說鄧小平自己“檢討”,檢討他當時在給南邊的小漁村深圳那裡“畫一個圈”的時候,應該也給上海東邊的浦東“畫個大圈”,在上海也搞個“特區”,這樣中國的改革開放和經濟發展可能會比原來要好得多。這話似乎有道理。

但上海人認為,上海跟深圳不一樣,上海是中國經濟的“重頭戲”、“橋頭堡”、六分之一的財政在這裡,“特區試驗”不能簡單地把如此體量的中國第一大城市放在風口浪尖上“試驗”。所以說小平同志的“遲瞭五年”雖然有一種悔意在其中,但更多的是對“摸著石頭過河”的經驗有一種更清醒的認識與調整。

 1 2 3››

Tags:動態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搜索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