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習吧頭條新聞 我要發佈新文章

首页 > 歷史 / 正文

舊志中的一朵奇葩——洪亮吉與嘉慶《涇縣志》

作者:宣城歷史文化研究 2018-08-10 歷史 评论

原標題:舊志中的一朵奇葩——洪亮吉與嘉慶《涇縣志》

《宣城歷史文化研究》微信版第068期

舊志中的一朵奇葩

——小議嘉慶《涇縣志》

高生元

清嘉慶九年(1804),涇縣知縣吳江人周鶴立調任蒙城知縣,延慶州人李德淦接任。嘉慶十年(1805)三月,李德淦慕名聘請洪亮吉共修《涇縣志》。

洪亮吉(1746年~1809),字君直,一字稚存,號北江,晚年號更生,陽湖縣(今江蘇常州市武進區)人,乾隆五十五年(1790)庚戌恩科榜眼。清代乾隆、嘉慶年間曾撰成懷慶府、延安府、寧國府、登封縣、固始縣、涇縣等志書,一生著述甚豐,是清代著名學者、文學傢,並因人口之學說而著稱於世。

洪亮吉來到涇縣,與邑令李德淦、教諭黃崇蘭、訓導郭士桂共商“擇邑人士之文筆典雅者分任纂修”。並與邑人乾隆己酉科(1879)舉人陳寶泉、歲貢生試用訓導趙學鏗等士人,共立編纂凡例、志書綱目。聘請左瀛等十名庠生、監生分赴東南西北四路采訪,詳察地形,廣搜史料。聘請舉人陳寶泉等十七名邑之文筆典雅者負責查閱史籍、借鑒前志,分目編撰。李德淦、周鶴立兩人任主修。洪亮吉擔任主纂。

自嘉慶十年三月始,他往返涇縣志局達六次之多,長則三月,短則數日,集眾人之長,閱兩寒暑(期間受寧國府知府魯銓所聘,還編修《寧國府志》),於嘉慶十一年(1806)十一月完稿。洪亮吉在編纂中要求所有編纂者“搜采幽隱,詳求遺佚”,力求“略者補之,鑿者求正之”,“信載籍而不信傳聞,博考旁稽,義歸一是。”正因為如此,嘉慶《涇縣志》才得以“詞章考據,著於一時。”

涇縣為秦漢舊縣,歷史淵遠。自唐有《圖牒》、宋有《圖經》以來至解放前,涇縣歷代修志達15次之多。但大多因戰亂災害而毀滅,留存下來的明嘉靖、清道光、清嘉慶三個版本的涇縣志,惟洪亮吉纂修的《涇縣志》內容最豐富,資料最全。它具有以下特點:

一、凡例規范

“其發凡以言例,皆經國之常制,周公之垂法,史書之舊章。”(杜預《春秋左氏傳•序》)發凡是指闡明著述宗旨、大綱等;言例是指對志書的編纂內容、形式、體例等所作的規定和說明。“發凡”與“言例”就是今天志書的“凡例”。

凡例,是冠於志書之首,是專門規定和制約志書編纂的宗旨、體例、方法、內容、篇章結構等全過程的行為準則。嘉慶《涇縣志》凡例十五款,每款內容詳細合理、具體,脈絡清晰,體例完善,註重考證,它規定瞭志書纂修的原則、方法、體例等,對志書起著指導作用。

二、體例完備

嘉慶《涇縣志》篇目設計置卷首:敘、例、圖(洪序、李序、凡例、纂修姓氏、圖),繼分21門32卷:卷一沿革(星野、疆域、形勝、風俗、歲時瑣事);卷二城池(故城、街巷、坊表、鄉都、市鎮、橋梁、津渡、郵遞);卷三、卷四山水(略);卷五食貨(略);卷六、七學校(學宮源流,明倫堂、學署、學田);卷八書院(書院、田);卷九壇廟;卷十官署;卷十一古跡(塚墓);卷十二金石;卷十三職官;卷十四、卷十五選舉表(略);卷十六名宦;卷十七 ~ 二十人物(略);卷二十一~二十四列女(略);卷二十五寺觀(仙釋附、仙釋);卷二十六藝文(略);卷二十七雜識(略);卷二十八辯證;卷二十九舊志源流;卷三十~三十二詞賦(略)。

以上篇目編排執簡馭繁,精擬卷目;分類得法,突出特色;舍取得當,歸類有序;體例詳備,諸體並用。正如他所主張的“一方之志,茍簡不可,濫收也不可。”

三、內容詳實

洪亮吉在纂修《涇縣志》時,力求避免“茍簡、濫收二弊”,內容詳實是其編纂志書的主要要求,以期“不誤來者”。

1、洪亮吉十分註重地理沿革的記載,他在《新修澄城縣志序》中就提出“一方之志,沿革最要”的觀點,故在《涇縣志》有關地理卷目撰寫過程中,親臨山麓、涇水,實地勘察,並不惜筆墨,旁征博引,從而使地理內容在全志中占瞭很大比重。《山水》卷中,東南西北四方山水清晰,方位準確,名勝有載,遺跡有址。使後人讀其志,能辨山水方位,能尋其遺跡。尤其是將文人雅士遊覽山水所作記略,擇其文辭優美者附於名山勝水之後,一改以往志書將記略收錄在《藝文志》的體例。如:“湧溪山”目下有明代朱苞撰寫的《遊湧溪山記》,“銅峰”目下有趙青藜撰寫的《遊銅峰記略》,“幕溪”目下有左冕撰寫的《幕溪記》,“桃花潭”目下有翟賜履撰寫的《桃花潭記》等,這種編排能使讀者更加加深對名山勝水的瞭解、認識。

 1 2 3››

Tags:

猜你喜欢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搜索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