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史景遷:放任故事的打動力,會動搖歷史學的根基嗎?_中國

作者:搜狐文化来源: 文化 2019-08-23 09:50:15

原標題:史景遷:放任故事的打動力,會動搖歷史學的根基嗎?

史景遷(Jonathan D. Spence)與孔飛力、魏斐德一起被稱為“漢學三傑”。出生於1936年的他,大半生投身中國近現代史研究,著作等身,長期擔任《紐約時報》《紐約書評》等媒體的特約撰稿人。2004年,他當選為美國史學界權威組織美國歷史協會主席。2010年,美國聯邦政府授予他美國人文學界最高榮譽“傑斐遜講席”,評論說,他的大量書籍和文章“提升瞭西方對於中國歷史與文化的理解”。

“史景遷”這個中國名字是由他的老師房兆楹所起,充滿寓意和期待,在他們的心目中,司馬遷既是一座豐碑,也是歷史學傢的楷模。多年以後,史景遷寫出的史學著作,被同行譽為“通過爬梳過檔案與史籍,經過巧手縫綴成一面面精美的緙絲掛毯”。隨著今年《追尋現代中國:1600-1949》的出版,理想國“史景遷作品”系列12本著作出版完畢。

8月15日,上海書展期間,本套作品的兩位主編鄭培凱、鄢秀,以及復旦大學教授姚大力做客光的空間,以“講故事的歷史學傢——史景遷和他眼裡的中國”為主題,帶你認識一個更為豐滿、立體的史景遷。

從司馬遷到康熙

史景遷能在中國史研究領域取得如此成就,離不開他的老師房兆楹。

展開全文

鄭培凱是史景遷的第一個博士生,他回顧自己老師的治學生涯,說起初史景遷師從漢學傢芮瑪麗,她的英文非常漂亮,研究中國思想史和儒傢學說。芮瑪麗覺得雖然自己在中國大陸待過很長一段時間,但是體會不夠,所以當時叫史景遷跟房兆楹、杜聯喆讀書。“史景遷”這個中文名字便是房兆楹取的,“景遷”就是“敬仰司馬遷”的意思。

史景遷一生非常尊重房兆楹,房先生當年在美國國會圖書館參與編纂《清代名人列傳》,後來又到哥倫比亞大學幫助富路特編《明代名人傳》,學問底子深厚,從這個意義上講,史景遷的中國國學功底其實就是房兆楹打下的。

另一方面,因為房兆楹在當時的中國史學界很有影響,所以當史景遷做博士論文的時候,房兆楹讓他去臺北故宮博物院看檔案。上世紀60年代,臺北故宮的檔案十分珍貴,就連臺灣學者也要特別安排才能看到。因此可以說史景遷是最早進入臺北故宮查檔案的西方學者,他利用這些檔案來寫康熙,所以也從《康熙與曹寅》《康熙》等作品中看到他對康熙是情有獨鐘的。正是由《康熙與曹寅》這部博士論文開始,史景遷的學術之舟入海遠航。

堅持講故事的歷史學傢

△ 鄭培凱聊自己的老師

史景遷治史的最大特色就是他長於敘事。在鄭培凱看來,文筆好是耶魯大學歷史教授的傳統。在整個歷史的訓練方面,史景遷的同事們給他提供瞭很多交流。

姚大力說,這次活動的主題是“講故事的歷史學傢”,確實把史景遷最鮮明、顯著的學術風格突顯出來。不過加一個詞會更好,應該叫“堅持講故事的歷史學傢”。因為史景遷寫作將近60年,在此期間歐美的中國史研究經歷瞭一系列迅速轉變,甚至有點走馬觀花。

先是從前長期占主要地位老式漢學傳統被中國研究的社會科學化潮流所取代,有學者提出要用社會科學的理論研究中國。施堅雅在1967年提出過一個口號,叫“漢學死瞭,中國研究萬歲”(Sinology is dead, long live Chinese studies),可以看作這個風氣演變的標志。

而80年代到90年代,中國思想文化史,主要是社會思想史(intellectual history)研究漸入佳境,與那個時候風頭最健的中國社會史研究並駕齊驅。它反映出歷史學從60年代的社會科學化的趨勢回歸,帶有各種人文取向,所謂宏大理論關照的又一次轉向。

但是到瞭新世紀,有人提出應該讓歷史學回到故事講述,學者們轉過身來發現,有一個人其實一直在這樣做,就是史景遷,所以說他是在“堅持”講故事。

 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转发到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複製或建立鏡像,如有違反,追究法律責任。技術支持與報障:聯繫我們
溫習吧頭條新聞所有視頻均鏈接到各大視頻網站播放,本站不提供任何視聽上傳服務,如有異議請與我們取得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