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年方六千:文物的故事》——歷史是一出大戲,小小道具也能令人蕩氣回腸_鄭巖

作者:搜狐文化来源: 文化 2019-07-30 09:50:18

原標題:《年方六千:文物的故事》——歷史是一出大戲,小小道具也能令人蕩氣回腸

△ 船形彩陶壺 仰韶文化(約公元前5000—前3000年)

“村子的新址選擇在金陵河西岸的臺地上,位置既不高也不低。河水上漲時,不至於淹沒傢園;河水下降瞭,取水也不會太遠。村西的壕溝用來防范野獸的襲擾,走過簡易的橋,便是新開墾的農田。燒制盆盆罐罐的陶窯設在靠近河岸的斷崖上,老窯工起早貪黑地勞作,每天迎送著下河捕魚的年輕人。漁獵,仍是農業、畜牧以外重要的食物來源。老窯工說,這是昨夜歸來的那葉漁舟,太陽升起來瞭,疲憊的網晾曬在它的身上。”

△ 《年方六千》的作者鄭巖

“大傢不要笑,這是孔夫子的語言。”當鄭巖用傢鄉話山東方言朗誦出《年方六千》中描述船形彩陶壺的這段話,觀眾的思緒仿佛伴著笑聲飄到瞭那座六七千年前的仰韶村落。

7月7日,中央美術學院教授鄭巖和女兒鄭琹語攜新書《年方六千:文物的故事》,在北京798佳作書局舉行瞭新書發佈會,與本書的策劃人王志鈞、《如果國寶會說話》總制片人徐歡,一起暢談文物們聯袂演繹的歷史大戲。

六千年大歷史,三代人小春秋

展開全文

△ 《年方六千》的繪者鄭琹語

《年方六千》由鄭巖與中央美術學院研究生畢業的女兒鄭琹語合作完成,遴選出89件珍貴的國寶級文物,老鄭用文字,小鄭用畫筆,共同勾勒出一部浪漫的中國極簡美術史。

關於這本書的名字,鄭巖解釋道:“年方六千,當然不是說裡面的文物絕對隻有六千年的年紀,實際上有幾件有七千歲瞭。六千是個大致的說法。我想強調的是,在文字和繪畫中,文物還在生長。說到底,我們不把這些東西看成死的東西。在我看來,一件東西背後一定會有創作它的人,這個人的雙手和大腦都會從作品中反應出來。隻要那些形狀、色彩、質感還能感動我們,它們就還活著。”

這一點也給鄭琹語的創作帶來瞭挑戰,她說:“文物的原創者屬於古代的工匠,我隻是用繪畫的方式把文物重新呈現的繪者。”大到整個器型,小到一條輪廓線,鄭琹語為瞭嚴格地傳達出文物的特征,她不但要對所繪文物進行仔細的觀察,還要去理解它們背後的故事。

△ 石雕脅侍菩薩像 東魏

書中有一件東魏時期的菩薩像,下顎較短,更似中原人相貌,跟印度的菩薩風格迥異。“工匠做菩薩的時候已經有自己的理解……還有嘴角的微笑,畫得太開朗不對,太嚴肅也不對,有點像達·芬奇畫蒙娜·麗莎的微笑,拿捏度很重要。”小鄭說。

這尊菩薩像的背屏上有一些飄帶,但彩繪和金箔已經剝落,所以畫的時候,鄭琹語就像制作它們的工匠一樣,先“雕”出來再上色。“這個過程也很有意思。我像學徒一樣,虔誠地向工匠們學習,這是一個參悟的過程,讓我更深入地體會到這些作品的精妙之所在。”

鄭巖覺得《年方六千》的誕生,對自己和小鄭來說,意義非凡。“很多當爸爸的人都清楚,孩子到瞭青春期,她長大瞭,要離開你的世界,在交流上有一定的問題。但這本書給我們一個機會,兩個人要面對同一件東西,用不同的語言、不同的方式來表現,這時,交流就是必須要有的環節。”

而活字文化的編輯陳軒則給這本書找到一個定位——六千年大歷史,三代人小春秋。在鄭巖父女眼中,除瞭他們這對創作者,還有一位“首席讀者”,也就是鄭巖的媽媽,鄭琹語的奶奶劉雲芳女士。

 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转发到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複製或建立鏡像,如有違反,追究法律責任。技術支持與報障:聯繫我們
溫習吧頭條新聞所有視頻均鏈接到各大視頻網站播放,本站不提供任何視聽上傳服務,如有異議請與我們取得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