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物理探討】97歲楊振寧暢談高能物理:大型對撞機盛宴已過!_中國科學院

作者:環球物理来源: 文化 2019-06-10 09:52:33

原標題:【物理探討】97歲楊振寧暢談高能物理:大型對撞機盛宴已過!

“我的看法完全沒有改變。”

4月29日下午,北京雁棲湖畔,中國科學院大學(以下簡稱國科大)龐大的新禮堂座無虛席。端坐在臺上白色沙發裡的,是中國科學院院士、諾貝爾獎得主楊振寧先生,他很堅定地給臺下一位研究生“潑瞭一瓢冷水”。

這位研一的男生來自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未來即將從事CEPC(環形正負電子對撞機)的預研工作。

年輕人首先表達瞭對這位著名物理學傢的崇拜,然後對於曾在幾年前明確表示反對中國建造大對撞機的楊先生熱切問道:“我想代表我所有的同學再問您一次,您現在對我們建造CEPC的想法有沒有改變?”

國科大最大的禮堂座無虛席

清晰表明反對態度後,楊振寧強調“這是一個很重要的事情”。他建議大傢去看他2016年在網上發表的一篇文章。

在那篇文章裡,楊振寧細數瞭反對中國馬上開始建造大對撞機的七大理由:

其一,建造大對撞機美國有痛苦的經驗,這項經驗使大傢普遍認為造大對撞機是進無底洞。楊振寧認為中國建造超大對撞機的預算不可能少於200億美元。

其二,中國仍然隻是一個發展中國傢,建造超大對撞機,費用奇大,對解決燃眉問題不利。

其三,建造超大對撞機必將大大擠壓其他基礎科學的經費。

其四,多數物理學傢,包括楊振寧在內,認為超對稱粒子的存在隻是一個猜想,沒有任何實驗根據,希望用極大對撞機發現此猜想中的粒子更隻是猜想加猜想。

其五,七十年來高能物理的大成就對人類生活有沒有實在好處呢?楊振寧的答案是“沒有”。至少未來三十、五十年內不會有。

其六,建造超大對撞機,其設計以及建成後的運轉與分析,必將由90%的非中國人來主導。如果因此能得到諾貝爾獎,獲獎者一定不是中國人。

最後一點,楊振寧認為,不建超大對撞機,高能物理仍然有其他方向值得探索,比如尋找新加速器原理,比如尋找美妙的幾何結構,如弦理論所研究的。

“中國現在做大的對撞機,這個事情與我剛才講的內容有密切的關系。”楊振寧此行是作為“明德講堂”演講嘉賓,來與國科大學子分享自己的學習和科研經歷的。

楊振寧回憶在美科研生涯

在與學生們現場交流之前,97歲高齡的他已經脫稿侃侃而談瞭四十五分鐘。“我剛才講過,一個年輕的研究生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是什麼?其實不是你學到哪些技術,而是要使你自己走進未來五年、十年有大發展機會的領域,這才是你做研究生時所要達到的目標。”

“而現在,是大對撞機‘沒落’的時候瞭。”

楊振寧直言:“在我在美國做研究生的時候,這個領域剛開始大放光彩。也可以說這幾十年來,它是大傢認為物理學最最重要的發展領域。可是這領域不隻是從今天開始,而是從30年以前開始,就已經走在末路上瞭。”

“可是多半人還不知道。”

楊振寧早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就表述瞭這樣的觀點。

那時他在美國參加瞭一個國際性的研討會。在會上,物理學傢們討論以後十年高能物理向什麼方向發展。談及大型對撞機,楊振寧在那個會上講瞭一句話:

“The party is over.”

“什麼意思?盛宴已過。”坐在沙發裡的楊先生揮揮手,補充翻譯道。

The party is over.

楊振寧表示,自己當時就看出來,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是高能物理的高潮,可是到瞭八十年代的時候,高能物理重要的觀念都已經有瞭。“後面雖然還可以做,可是沒有重要的新觀點出來,尤其對於理論物理學的人來說,沒有新觀點,你做不出東西來,所以我那時候就講瞭這句話。”

“不幸的是很多年輕人沒有聽進去我這句話,或者是他們隻知道跟隨老師,那些老師沒有懂我這句話。所以今天我才講得更清楚一點。”

 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转发到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複製或建立鏡像,如有違反,追究法律責任。技術支持與報障:聯繫我們
溫習吧頭條新聞所有視頻均鏈接到各大視頻網站播放,本站不提供任何視聽上傳服務,如有異議請與我們取得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