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

向ofo進擊的阿裡,是否會重演快的美團的敗局?

作者:互聯網圈內事官方来源:https://soyule.sohu.com/ 科技 2018-03-06 21:50:39 ofo   進擊   阿裡   是否   重演   敗局

原標題:向ofo進擊的阿裡,是否會重演快的美團的敗局?

3月4日,共享單車領域曝出一個重磅消息,ofo創始人戴威通過兩次動產(共享單車)抵押,換取阿裡共計17.7億元融資。

相比動輒數億美元的融資(最近一筆是2017年7月的超7億美元融資),這次數額不多。聯系到ofo近半年未拿到融資的情況,而且淪落到用這種方式拿融資,可見這筆錢至關重要。

形勢所逼,ofo抱團阿裡

阿裡與ofo的合作從去年三月份就開始瞭。2017年3月16日,ofo宣佈與芝麻信用達成戰略合作,將開啟共享單車的信用免押模式。這一模式後來也被騰訊借鑒,推出騰訊信用分免押金服務,雖然騰訊信用分隻活瞭一天,但說明這一模式是可行的。

當然,缺乏資本的合作不過是小打小鬧。去年4月份,ofo宣佈獲得螞蟻金服D+輪戰略投資,未公佈數據。去年7月,阿裡1億美元領投ofo的E輪融資。

不過,在資本催熟的共享單車領域,這點錢也不算什麼。根據ofo股權架構查詢,戴威占比36.02%、滴滴占比25.32、經緯占比10.15%、金沙江占比5.83%(企查查數據),阿裡占有的股份微乎其微。

與此同時,阿裡大力扶持哈羅單車。去年9月,螞蟻金服8.1億元領投永安行。10月,永安行與哈羅合並。12月,哈羅宣佈完成瞭3.5億美元的D1輪融資,由螞蟻金服領投。螞蟻金服的持股比例為32.04%,為第一大股東。一個月不到,哈羅又宣佈完成10億人民幣D2輪融資,由馬雲的好基友郭廣昌的復星領投。

在外界看來,阿裡想成為第三極力量。馬化騰還忍不住評論稱共享單車“被當作支付的推廣工具瞭,可憐瞭其餘小股東被鎖死”。

與馬化騰希望共享單車企業合並不一樣,馬雲沒有這種想法,他說“我們做任何的兼並、合作都要思考對行業的貢獻,不能為瞭壟斷、為瞭早點收錢而做”。這一表態成瞭ofo的救命稻草。

馬化騰的想法也是ofo投資人的想法,無論是大股東滴滴,還是經緯,金沙江創投都是持合並的看法,朱嘯虎更是頻繁發聲支持合並,這讓謀求獨立發展的戴威十分為難。戴威別無他法,想要引進阿裡作為平衡。阿裡從信用免押中嘗到甜頭,又不願意把共享單車支付市場拱手讓給騰訊,投ofo是唯一選擇。

隻是,融資遭到滴滴的阻礙,滴滴擔心股權稀釋,控制權弱化。這次又傳出消息,滴滴拒絕阿裡投資的簽字,導致ofo不得不用這種方式獲得貸款。

阿裡是共享單車最後變量

目前來看,阿裡已經成為ofo最後的變量,隻有阿裡沒有提合並,也隻有阿裡能夠改變行業形勢。為什麼呢?

第一,阿裡入場遲,資金量充足,機會多。雖然都說早起的鳥有食吃,但還有一句話叫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共享單車自2016年底興起後到2017年前半年這段時間最為火熱,融資額一浪過高一浪。

老對頭騰訊早在2016年10月就參投瞭摩拜的C+輪融資,2017月1月和2017年6月,分別領投摩拜的2億美元融資和6億美元融資,並成為團隊以外的最大股東。騰訊已經下瞭本,而且也沒有瞭上升空間,騰訊一般是不會爭奪控股權的。而阿裡才剛剛開始。

1月中,朱嘯虎妹夫歐成效在公開論壇上透露,朱嘯虎把所持的ofo股份全部賣給瞭阿巴,按ofo估值100億美元計算,共套現瞭30多億美元。雖然這件事真實性沒被確認,但ofo投資人急需套現卻是不假的事實,這也是阿裡能夠拿到更多股份的機會。

第二,哈羅單車是勝負天平上的重要砝碼。共享單車的盈利模式備受詬病,也被投資人指摘,摩拜天使投資人、董事長李斌就曾斥責補貼不合理。另一方面,不管是ofo還是摩拜目前都面臨融資困境。所以,往常的補貼已經停止瞭,ofo和摩拜的月卡折扣都沒瞭。補貼的關鍵作用在於拉新,這意味著摩拜ofo的拉新能力弱化。

根據極光大數據2017年11月的數據,ofo、摩拜和哈羅的市場占有率分別為5.34%、5.33%和0.69%。除此之外,哈羅單車還維持著補貼,2元包月的價格對消費者更具吸引力,據悉短期內沒有恢復原價計劃。

雖然哈羅的市場份額不大,但給瞭誰,誰就能成為市場第一。可以預見,哈羅未來的市場份額將更大,雖然不至於逆襲,但足以成為左右共享單車格局的關鍵。所以,哈羅對ofo也是誘惑。

美團、快的失敗魔咒,阿裡應如何破除

縱觀阿裡在歷次風口上的作為,成績並不突出,和騰訊相比,更堪稱失敗。

2011年,團購大戰方興未艾,當時處於第二梯隊並缺乏融資的美團找到阿裡做靠山,拿到資本後的美團用一年時間登上市場第一的寶座。結果不甘心成為阿裡附庸的王興找到騰訊,最後一腳踢掉阿裡。

從2013年開始的打車大戰也是類似情況,阿裡扶持的快的一開始處於市場第一,但後來的合並結果卻是滴滴吞食快的。阿裡本來可以掌控一切,結果落得一地雞毛。後來阿裡表態“我們認為滴滴合並快的對阿裡來說是一個失敗的例子,我們不會讓這種錯誤再次發生。”

眼下的共享單車戰局似乎回到瞭當年的氣氛,如今玩傢更多,雖然阿裡有機會決定形勢走向,但目前更要緊的應該是避免以前的教訓。

首先自然是充足的資本。2015年2月14日,滴滴和快的的補貼停止,隨後開啟合並。合並的主要原因還是燒錢太嚴重。馬化騰後來說:“我支持滴滴,馬雲支持快的,我們就像打仗,最高一天虧 4000 萬,誰也不敢收手,一收手就前功盡棄瞭。後來跟馬雲溝通,最後在很多資本的撮合下合並瞭。”

其次管控創始團隊的風險。阿裡雖然能夠通過各種方式一步步拿下ofo的股份,但追求控制權的一貫作風似乎難以避免與ofo管理層產生沖突。

從美團阿裡分道揚鑣看,阿裡追求控制權的過程無疑非常激進,當美團引入騰訊作為戰略投資人時,阿裡的回應是“我們可以投錢給你,你要10億美元可以,20億美元也可以,我們都可以投,但是你不能再要騰訊的錢。”感覺被掌控的王興一氣之下轉投騰訊。阿裡並非沒有成功經歷,目前收購餓瞭麼就是例子,可見步步為營才是正道。

最後是在合並過程中占領先機。共享單車的合並是大勢所向,隻不過早晚的關系。回顧滴滴和快的的合並過程,有兩個人起到瞭撮合的關鍵作用,一個是滴滴總裁柳青,她親自跑到杭州與快的阿裡高層商談,另外一個是柳青父親柳傳志,他促成瞭阿裡騰訊的和談。

在柳傳志的作用下,阿裡騰訊不插手,由滴滴快的管理團隊自己談。但合並過程中,柳青和柳傳志的滴滴背景無疑是處於有利地位的。

ofo與摩拜之所以難以合並,是因為利益分配沒有達到各方滿意,這樣的僵局短期內無法解決,而隻有更有權威性的人物,或者是政府機構,才能調和這種矛盾。促使ofo與摩拜合並的關鍵先生還未出現,他應該是誰?他可能如何操作?這是阿裡最後應思考的問題。

转发到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技术支持与报障:联系我们
溫習吧頭條新聞所有视频均链接到各大视频网站播放,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如有异议请与我们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