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

嫁入豪門一年,摩拜告別“摩拜”_單車

作者:搜狐科技来源:sohu 科技 2019-04-10 09:50:08 單車   運營   豪門   盈利   業務   年終獎   胡瑋煒   員工   王曉峰   國際

對於ofo和摩拜來說,擺在賬面上的現金不足和難以盈利,成為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對於摩拜能否實現盈利,王曉峰和胡瑋煒都曾信心十足。

王曉峰曾用谷歌來舉例:“比如Google, 它最初也沒有盈利模式, 但結果 Google找到瞭全新的廣告方式來盈利。我們要給時間讓企業去找盈利模式,不要太早想賺錢。坦率的說,越是新的東西,它賺錢的途徑一定不是從既有的模式裡面來的。”

胡瑋煒則在2017年6月接受英國CNBC采訪時用亞馬遜來舉例:“如果想要賺錢,現在就可以。但現在賺錢是不是我們的第一目標,這需要討論。亞馬遜十年都沒有盈利呢。”

投資人也曾算過一筆共享單車盈利的賬。

李斌曾說:“以摩拜的模式,一輛車隻要四年沒有維護費用,就能回本。”

金沙江創投董事總經理朱嘯虎也說過:“我們投資ofo的時候算的很清楚,一輛自行車兩百塊錢,投放在校園中可能三個月時間,成本就賺回來瞭。”

ofo、哈囉也曾對外宣佈在部分城市實現盈利。

2018年6月,ofo宣佈宣佈B2B業務營收超1億元,已在國內100餘座城市實現盈利。

2019年4月,哈囉最新發佈消息顯示,哈囉單車已經在超過半數的城市實現盈利,按照哈囉此前發佈的已入駐300多座城市數據計算,目前哈囉實現盈利的城市已經超過150傢。

那麼,如果無法實現盈利不是ofo和摩拜倒下的原因,那他們的癥結在哪裡?

從理想開始的地方說起

“Mobike”這個名字是易車和蔚來汽車的創始人李斌提出的,意為”mobile“和”bike“相結合。

2014年一個普通的下午,胡瑋煒把汽車設計師陳騰蛟介紹給李斌,可李斌對陳騰蛟提出的電單車不感興趣,陳騰蛟對李斌提出的手機端和單車的結合也不感冒,最後李斌轉向瞭胡瑋煒:“不如你去幹吧。”

按照李斌預估,mobike模式下,一輛車如果四年沒有維護費用就能回本。

一輛四年都不用修的自行車,意味著它可以放在城市街頭日曬雨淋,騎的時候不能掉鏈子,也不需要給輪胎打氣。

胡瑋煒把李斌給的一百多萬天使輪融資全用在研發上,最初的幾代車型被相繼淘汰,到確認最終版本車型時,天使輪融資已經用光,於是,胡瑋煒決定用個人名義去借高利貸。

為瞭實現理想不惜代價,這股沖勁融入瞭摩拜的基因中,在摩拜的初始團隊裡,“瘋狂”的不僅僅胡瑋煒一人。

胡瑋煒提出的沒有鏈子沒有充氣輪胎的車型,沒有設計師願意接單,開雲汽車創始人王超站瞭出來,他一邊當著自己公司的董事,一邊憑借熱情親自操刀設計瞭摩拜單車。

可王超的設計太過超前,沒有廠傢能生產,這時,另一位摩拜汽車的重要人物徐洪軍從日本回國,7個小時的心臟手術做完不久,徐洪軍天天去還沒錢買桌椅的摩拜辦公室報道,坐在地上設計新單車。

還有一位摩拜核心創始人王曉峰是在摩拜最缺錢的時候加入的,他之前是Uber的高管,胡瑋煒評價他稱:“王曉峰不愧是從大公司出來的,做過大事。”

可以想象,支撐這群“極客”往前沖的並不是金錢。在單車市場火起來的時候,胡瑋煒曾說這樣一段話:“當人們認為,做企業是一個商人的事,要趨利,而做公益,是NGO的事,不能沾錢,我們卻認為,企業贏利固然重要,但它給世界帶來的改變才更是它生命力的源泉。”

胡瑋煒的精神也傳遞給瞭摩拜員工,對於摩拜的員工來說,“讓自行車回歸城市”是他們認同的工作意義。有用戶在社交平臺脈脈上發起“說說大傢為什麼加入摩拜”,點贊最高的回答是:“因為理想,讓自行車回歸城市”。

讓人唏噓的是,當最初的“改變世界”的荷爾蒙散去,當熱血回歸平靜,起初摩拜創始人們和員工們的理想,在一份虧損45.5億的財報面前,顯得如此蒼白。

被巨頭玩壞的共享單車

一位接近共享單車市場的投資人告訴搜狐科技,摩拜的商業模式本身沒問題,關鍵還是超脫商業本身的競爭。

根據媒體報道,在被美團收購前,王曉峰赴日本尋求過軟銀董事長兼總裁孫正義的投資,可孫正義告訴他,不想清楚最終的業務價值和與阿裡、騰訊、滴滴、美團等巨頭的關系,摩拜的數據就沒有什麼意義。

去年年底,因押金難退ofo負面新聞爆發,馬化騰在朋友圈評論稱,最近這麼多分析ofo的文章,沒有一個說到真正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是ofo內部的一票否決權。歡聚時代董事長兼CEO李學凌也評論稱,ofo的真正死因是“一票否決權”。

转发到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技术支持与报障:联系我们
溫習吧頭條新聞所有视频均链接到各大视频网站播放,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如有异议请与我们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