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習吧頭條新聞 我要發佈新文章

首页 > 科技 / 正文

直播的冰與火之歌

作者:界面新聞 2018-10-10 科技 评论

2015年,大眾直播平臺映客和花椒,也加入瞭這片沒有硝煙的戰場。

在映客正式上線當天,創始人奉佑生便發表過豪言壯語:“創業總要敢於挑戰未知,我做瞭十多年音樂軟件,也沒有等來真正的付費音樂時代,是時候換個方向瞭。”

映客創始人 奉佑生

奉佑生是唐巖的湖南老鄉,他沒有唐巖式的“江湖情節”,經歷更像是一個知識青年“歸鄉返城記”。

結束瞭中南大學的學習生涯後,奉佑生按照傳統預定的人生軌跡,回湖南老傢做瞭兩年基層公務員,過著按部就班、波瀾不驚的安穩生活。

但是這兩年的安穩公職生涯奉佑生很快覺得無異於坐著“等死”。他感覺自己還年輕,不甘心就這樣平庸下去,想要做出一番事業來彌補碌碌無為的年華。

千禧年成為瞭奉佑生命運的轉折點,這一年他放棄鐵飯碗、不顧傢人反對、力排眾議,踏上瞭南下深圳的征程,加盟瞭一傢名叫A8的音樂網站。

奉佑生在加入A8音樂網後,又一手創辦瞭多米音樂。2014年,奉佑生意識到直播軟件的巨大潛力,在多米音樂內部孵化出瞭第一個音頻直播產品——蜜live,這是一款服務於海外留學生的音頻直播軟件,大約有一百萬用戶。當他發現在龐大的互聯網市場,一百萬還遠遠談不上規模的時候,果斷停止瞭蜜live的開發,著手做一個真正的全民生活視頻直播軟件——映客。

花椒直播誰是CEO這個問題,外界一直都沒明白過,除瞭花椒聯合創始人於丹外,沒人知道到底是胡震生還是吳雲松把花椒直播做起來的,胡震生和吳雲松都曾“自告奮勇”的對媒體都是以前花椒CEO的身份大談特談“我是如何不花錢把花椒直播引爆的”。

胡震生離職後自稱是前花椒CEO,後來慘遭周鴻禕出來辟謠打臉,弄得灰頭土臉。相對於胡震生,另一個CEO吳雲松更慘,離職1個月後,搞瞭個夢想直播,被指融資數據誇大10倍還算不得什麼,最慘的是一大波主播討薪鬧得沸沸揚揚。

花椒直播的背後是360。花椒直播所屬公司北京密境和風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張鵬本身就是360系的人,為北京奇虎三六零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的董事。

花椒之夜 周鴻禕、范冰冰、林志穎

當網紅一直是周鴻禕的“夢想”,早年他在直播上懟過雷軍、甚至直播和程維在戶外看青蛙交配,都沒能讓花椒爆紅。反倒是王校長發瞭條17的微博,直播行業就進入瞭另一高潮,他也許會感嘆,他真的不適合當“網紅”。

在成立熊貓TV後沒幾天,王校長在自己擁有1600多萬粉絲的新浪微博上,置頂瞭一條寫有“17”和配有他17ID界面圖片的微博。同一天裡,17就沖到中國免費榜第一,17也因此大火瞭一把。

在2015年6月上線後,17 就相繼在臺灣、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美國的App Store登上榜首,並在2015年9月25日沖到中國App Store免費榜第一。

但爆紅與色情交相出現,有的用戶為瞭吸引人氣,經常以大尺度內容作為直播內容,先是男童直播妹妹洗澡,再是男女直播XX全過程。

隨後,17 便在各國遭遇下架風波,創始人黃立成在臺灣因色情直播事件被法庭傳喚協助調查,到現在17幾乎沒瞭多少音信。

相較於王校長的高價“挖”人,鬥魚每年1.1億簽約主播、虎牙每年1.2億簽約主播的巨大費用支出,奉佑生可沒有這麼厚的傢底,映客則並未簽約任何主播,連映客頭牌的球姐和二姐都幾乎沒有簽約約束。

奉佑生對此舉美其名曰:“映客是為瞭自由和公平”,言下之意,我們並不缺錢。

在VC興起後,誕生瞭眾多的to VC項目,這些項目的目標並不是為瞭營收,甚至不是為瞭企業的良性發展,它們的目標是獲取更多VC的青睞,通過持續的融資成為活得最久的那個人,通過耗死對手來達到上市的目標。而映客就是一個to VC的典型。

缺錢可謂是奉佑生的痛處,他曾在專訪中介紹,映客當時每月的成本在1億元規模。而本身映客遠遠未達到盈利狀態,想要持續活下去,前提條件是必須有錢,奉佑生對資金的需求很大並且很急迫。

奉佑生在專訪也毫不避諱地表示A輪融資中選擇賽富的根本原因是投資到賬最快,兩周到賬實現瞭VC打款的極限,而映客的B輪融資是映客在兩個月內三次融資的瘋狂背景下完成的最為快速的投資之一。

Tags:直播   之歌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搜索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