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習吧頭條新聞 我要發佈新文章

首页 > 科技 / 正文

直播的冰與火之歌

作者:界面新聞 2018-10-10 科技 评论

從在線“夜總會”到在線“KTV”,這種模式的用戶互動性更高,參與門檻更低,雖然毛利率變低瞭,但用戶基礎增多,到2010年底9518的用戶數快要突破一億。

9158是最早將美女、異性交友等字眼帶入玩傢的眼球的聊天室,早期的玩傢大多都是“屌絲”玩傢,而這些“屌絲“玩傢,都有一些共同的特點,擁有大把可以隨意揮霍的時間和衣食無憂的生活,這種生活讓他們倍感“空虛”、無聊和焦躁不安,在固有的社會形態裡他們屬於“異類”。

美女、異性交友等“亮瞎”眼球的字眼瞬間獲得這些“屌絲”玩傢的青睞,在虛擬的世界,言行舉止都可以不用受到任何譴責,他們也願意花費大把的金錢在虛擬世界“攻城略地”,還有大部分玩傢就是抱著獵艷的想法不惜揮金如土,上演著金錢與美女的“獵艷”遊戲。

猶如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在接下來的幾年時間裡,傅政軍的行事作風相當低調,不動聲色的開啟瞭他的“吸金”之路,

如果說傅政軍是國內秀場模式的“鼻祖”,那麼六間房創始人劉巖那就是名副其實的視頻“老炮”。

六間房創始人 劉巖

六間房成立於2006年,那一年成立的還有李善友和韓坤做的酷6網,古永鏘做的優酷網。

劉巖從北京大學數學系畢業後,去瞭美國投資銀行羅伯森·斯帝文思公司,參與瞭新浪和亞信的融資和上市工作,公司給劉巖身上帶來的“光環”也使得他異常受人尊敬,那一年他22歲。

他回憶說:“我覺得那時別人很尊重我。網通總裁田溯寧見我都非常尊重,王志東也是這樣的,而且去哪兒都是坐頭等艙、都是住大酒店,工資是同學的10倍。”

“你覺得自己很牛逼,實際上這些都是因為你背後的機構。後來我也意識到這一點,大概做瞭兩年之後,我意識到這東西對人是一種麻醉。”

劉巖離開投行之後的第一次創業失敗瞭,恰逢網絡三劍客之一的王志東被踢出新浪,王志東拉他做點擊科技,他跟王志東並肩戰鬥瞭四年。

在跟王志東並肩作戰的這四年裡,他一直跟王志東“意見不合”,王堅持要做中小企業的企業軟件,而劉巖覺得王更應該做消費品市場。

“我們都知道他更適合做消費品市場,因為他有品牌號召力。當時,馬化騰都曾帶著團隊到北京來跟他學習。我們一直拉他進消費品市場,但是老王一直不願意進來,拉瞭四年,後來我離開瞭。”伴隨著這段回憶,劉巖顯得特別傷感。

六間房創立初期跟優酷,酷6都是視頻網。一次劉巖和古永鏘、李善友三人在一起聊天時,古永鏘提出瞭一個“賭局”:“咱們三個誰將來拿到1000萬美金,就是這個行業的老大”。後來他們發現1000萬美金根本經不起燒時,結果古永鏘又說“咱們誰拿到一億美金,誰就是老大”。

後來當他們得知王微的土豆網獲得融資6500萬美金這個消息後,古永鏘略顯嫉妒地說:“人傢後面有多少還不知道呢,”李善友則表現得很不安:“這個壓力太大瞭,怎麼辦?”

第二天三人在一起吃早餐時,李善友和劉巖異口同聲地問古永鏘:“你不說融一億美金就是老大嗎?你怎麼辦?”古永鏘隻好說;“有什麼辦法,找錢去”。

2008年,當劉巖看見傅政軍的秀場模式做得紅紅火火,狠狠撈到一把的時候,劉巖急瞭,也開始推動六間房轉型秀場模式,當時古永鏘曾狠狠地鄙視過他:“劉巖做的那個東西太低俗瞭!”

當後來古永鏘也做瞭秀場模式時,劉巖覺得報這“一箭之仇”的時候到瞭,見到古永鏘劉巖表現得特別理直氣壯:“老古你還會說我低俗嗎,你不也做瞭嘛。“劉巖回憶說:”那一瞬間我還是挺有快感的。”

2010年,雪球創始人方三文離職網易去創業,方三文在網易時隔三岔五約唐巖出去大碗喝酒、大口吃肉、一起打牌……

雪球創始人 方三文

在那一段時間,“江湖”出生,自帶“匪氣”的唐巖,對於這種“快意江湖”的人生很是滿足,在網易八年,唐巖甚至一度認為可以就這樣一直“快意江湖“式的生活下去,在網易終老。

Tags:直播   之歌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搜索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