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習吧頭條新聞 我要發佈新文章

首页 > 科技 / 正文

炒比特幣的90後:半年前,我曾身傢百萬

作者:創業基金會 2018-07-29 科技 评论

原標題:炒比特幣的90後:半年前,我曾身傢百萬

半個月

我看著賬戶裡的數字

從10幾萬到50萬

再到100萬,再到160萬

直至240萬

作者 l 周平

來源 l 人間theLivings(ID:thelivings)

作為一個才工作一年的90後,我從來沒想過,自己的“身傢”會一夜之間多出240萬。

然後在接下來的7個月裡,我抱著“200萬會變成800萬”的妄念,眼睜睜看著這串數字變成120萬、60萬、20萬,直到最後的18萬。

半年時間裡,每天提心吊膽地“盯盤”,浪費瞭無數感情,最後的結果是不虧也不賺,這似乎並不壞。但對於從未有過“投資”經驗的我,卻見證瞭一群人因為利益聚集在一起,又因為利益分崩離析

去年9月7日,在一次出差去上海的空隙,我見到瞭皮志成——他是我老鄉,我一直叫他“老皮”,剛剛年過30的他作為“新晉財經作傢”,在金融圈子裡有些影響力。

雖然我跟他早已認識多年,但這次見面卻是兩個人第一次私下單獨約飯。飯前我就知道,他前一段時間投資比特幣、以太坊以及一些“山寨幣”,賺瞭200多萬,還一直扯著我去跟他一起“入場”。個性保守的我對“炒幣”這事將信將疑,一直對他的邀請不可置否。和他約這頓飯,也是想當面再瞭解下情況。

本想在商場裡隨便找個地方吃飯,但他卻拉著我去上海環球金融中心的自助餐廳——這是上海的最高樓,位於陸傢嘴。我有些誠惶誠恐,他卻財大氣粗地對我說:“到這裡吃飯,才算來過上海。”

接下來的兩個小時裡,聽他說我才知道,好幾個之前跟他一起投資虛擬數字貨幣的媒體同行,“三五萬‘入場’,最後都二三十萬出來”。這幾個同行我平時都打過照面,不是那種不靠譜的人。

我問老皮:幹嘛不自己一個人玩,帶朋友玩這個,“萬一虧瞭你豈不是要擔風險?”

“自己玩瞭掙瞭錢沒處說啊!你隻能偷著樂。帶著朋友一起賺錢,大傢都開心,你還受到尊重。一起玩才好玩嘛!”老皮的回答出乎我意料,我從沒想到他居然是個這麼有“江湖味”的人,完全不像是我們湖北人“九頭鳥”的性格。

飯桌上,老皮手舞足蹈,一直跟我談“區塊鏈”、“數字貨幣”,甚至拿著我們喝咖啡的杯子解釋比特幣的“共識機制”:“你覺得這杯子值1000塊錢,我覺得這杯子值1000塊錢,他也覺得這杯子值1000塊錢——好!那這個杯子就值1000塊錢;全世界都覺得一個比特幣值5000美元——好!那一個比特幣就值5000美元。

“那些常年持有比特幣的人都有‘比特幣信仰’——追求自由和技術,崇尚去中心化的貨幣體系,比特幣哪怕下跌,以後也會有更兇的報復性反彈……”

老皮所言不虛,就在我們見面的3天前,央行等7部委聯合發佈瞭《關於防范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這個重大的利空消息讓比特幣價格一度跌到3000美元/枚,被幣圈稱為“9·4事件”,但是在隨後的半年裡,比特幣又暴漲至14000美元/枚。

那時,老皮口中的“共識機制”讓我聽得雲裡霧裡,我在心裡默想:這不就是“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麼?

後來我才瞭解到,這套“話術”幾乎是幣圈人讓“小白”們理解虛擬數字貨幣概念的標準口徑,而“共識機制”更是像宣誓儀式上的誓言一樣,是每個人進入“幣圈”之前必須堅信的前提。

當時這些話我隻是聽聽而已,並沒往心裡去,但投機的欲望卻讓我躁動難耐,覺得可以用一些閑錢去試試水。

“萬一賺瞭呢?”我僥幸地想。

不到一個月,我和老皮在鄒勇的婚禮上再次相遇——鄒勇是我另一個老鄉,大傢平時一直保持著聯系。

我們那桌酒席上全是互聯網、媒體、金融圈子的人。鄒勇牽著新娘,看到老皮的第一句話就是:“皮志成你最近玩比特幣發財啦?”

老皮微微一笑,擺瞭擺手,手上的煙一根接著一根,像一個佈道者,開始給所有人闡述“區塊鏈”的概念,然後談起瞭自己要搞的區塊鏈創業項目。酒桌上那些互聯網和媒體圈的人相形見絀,這些對新事物保持警惕的人,面面相覷,眼神中充滿瞭疑惑和落寞,似乎知道遇到瞭一個逆天改命的機遇,但又恨自己“看不見、看不起、看不懂、來不及”。

 1 2 3 4 5››

Tags:比特   90   年前   身傢   百萬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搜索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