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習吧頭條新聞 我要發佈新文章

首页 > 財經 / 正文

他是一位擁有年收入100億公司的瑜伽大師,他說他的瑜伽可以治愈同性戀

作者:商業周刊/中文版 2018-04-22 財經 评论

原標題:他是一位擁有年收入100億公司的瑜伽大師,他說他的瑜伽可以治愈同性戀

23年前,當他住在喜馬拉雅山腳下,還是一位年輕貧窮的瑜伽教練時,巴巴·拉姆德夫(Baba Ramdev)發誓要在自己的餘生做一名尚亞西——也就是印度教中的苦行僧。他要堅決放棄財產,與物質世界決裂。

但是如今,在物質世界的大多數地方都能看見他的身影。隨便打開印度的一臺電視機,就可以看到拉姆德夫。他控制著兩傢電視臺,在其中一個頻道上,你可以看到一位穿著橘紅色僧袍、有著高超身體柔韌性的瑜伽巨星——也就是拉姆德夫——在做示范動作。換到另一個頻道,你可以看到正在做洗發水和洗潔精廣告的拉姆德夫。走進這塊次大陸的任何一個城市,在售賣帕坦伽利阿育吠陀公司(Patanjali Ayurved Ltd.)產品的店鋪裡,都可以看到他的形象。他掌控著這傢價值數十億美元的公司。

拉姆德夫表示,他的目的是銷售根據印度傳統醫學研制出來的阿育吠陀產品,滿足每個傢庭的需要:用丁香、苦楝和薑黃制成的牙膏;用杏仁、藏紅花和茶樹油制成的肥皂;用“天然消毒劑”牛尿制成的地板清潔劑。自2012年以來,帕坦伽利公司的年收入已經攀升瞭20倍,從6900萬美元(約合4.33億元人民幣)猛增至16億美元。它是印度消費品領域增長最快的公司,拉姆德夫預測,他最快將在2019年超過雀巢(Nestlé SA)和聯合利華(Unilever NV)等跨國巨頭在印度的分公司。他曾經得意洋洋地嘲諷對手:“高露潔(Colgate)將會關門大吉。潘婷(Pantene)將會尿褲子,聯合利華的杠桿將會折斷,雀巢的小鳥將會飛走。”

印度神話

這似乎是一種不可能的人生安排:在遵守貧窮誓言的同時成為印度最頂尖的企業傢。但是拉姆德夫是一位柔術大師。帕坦伽利在印度是一個無所不在的品牌,雖然人人都認為它是拉姆德夫的公司,但從技術上來說,他並不是這傢公司的老板或首席執行官。如果某位尚亞西通過一傢公司獲利,那會是很丟人的不道德行為,拉姆德夫既不持有股權也不領取薪水。他說,他的資產凈值為零。這傢公司隻是稱呼他為“品牌大使”,這個頭銜完全不能體現他的權力。

新德裡媒體公司Juggernaut Books的出版人琪姬·薩卡爾(Chiki Sarkar)稱:“如果你要評選出當今世上五位最非凡的印度人,也就是改變瞭印度社會現狀的人,拉姆德夫應該是其中之一。”其他當代的瑜伽大師都有大量忠實的能帶來豐厚利潤的追隨者,但隻有拉姆德夫利用自己的形象建立瞭一個龐雜的營利性企業。如果用神聖性、資本性和腰部的柔韌性這三個指標繪制成一幅三軸圖,他的綜合地位要高於地球上的其他任何 人。

盡管取得瞭這樣巨大的成功,拉姆德夫的生活卻神秘得不可思議,甚至沒有人知道他是哪一年出生的。Juggernaut公司2016年雇用瞭一位名叫普麗揚卡·帕塔克-納拉因(Priyanka Pathak-Narain)的孟買記者為他寫傳記。她說:“他非常清晰可見,卻又非常不為人所瞭解。”她將他視為“一副完美的透鏡,通過他,你可以仔細觀察今天的印度”,因為他正好處在“商業、宗教和政治的聯結點上”。印度教民族主義情緒高漲的氛圍推動印度執政黨、右翼的印度人民黨(Bharatiya Janata Party)獲得2014年大選的勝利,帕坦伽利的阿育吠陀品牌正是在這種環境下迅速騰飛的。

拉姆德夫稱,他的世界觀是“科學的、世俗的、普世的”,但他還聲稱瑜伽能夠“治愈”同性戀,並公開幻想對那些拒絕高喊民族主義口號的人予以斬首。他會利用一些諸如電視摔跤比賽之類的炒作手段來吸引註意力,然而也會強烈抗拒外界的審視。當他在2017年夏季聽說帕塔克-納拉因為他寫的傳記《從上師到大亨》(Godman to Tycoon)當中包含一些貶抑的細節時,他提起瞭訴訟,並讓法庭禁止這本書的發行。

拉姆德夫參加電視摔跤比賽

拉姆德夫特別提出反對的是:帕塔克-納拉因聲稱,圍繞他職業生涯過程中一些密友的死亡或失蹤,存在三個“謎”。在所有這些案件的調查當中,拉姆德夫從未被列為嫌疑犯,當我就這本書向他提問時,他不願發表評論。他說:“這種人隻有一個目的,那就是通過誹謗他人來出名。”關於他的成功,他講述瞭一個簡單得多的故事——與其說是傳記不如說是神話,也許隻會發生在那些“被當做神一樣崇拜的人”身上,正如他在針對帕塔克-納拉因的法庭文件中所描述的那樣。拉姆德夫說:“這個地球、太陽和整個大自然,都在不求回報地做著它們自己分內的事。”這句話說到一半時,他打瞭個嗝。“所以,我也是在做我的分內事。”

莊嚴職責

當我在那年秋天來到德裡的時候,我放下行李包,準備前往我從機場乘坐出租車的途中看到的一傢帕坦伽利商店。然而,我被一個名叫庫馬爾·裡希(Kumar Rishi)的年輕人攔住瞭。當我告訴他我準備去的地方時,他說:“巴巴·拉姆德夫是我心目中的英雄。”他提出要帶我去另外一傢更好的帕坦伽利商店,盡管我知道不應該相信這種招攬生意的傢夥,我還是跟他去瞭,並且花40盧比(約合5.83元人民幣)買瞭一支牙膏。幾個小時之後,我回到瞭酒店,想試用一下這種牙膏。

帕坦伽利的數百種阿育吠陀產品中的一部分

這款DantKanti是帕坦伽利公司的標志性牙膏產品,它的標簽上列出瞭13種不同的藥草。我擠出瞭一些塗在牙刷上,驚訝地發現膏體是棕色的,是那種泥土和腐爛物的顏色,我可不願把這樣的東西放進嘴裡。然而,它的味道卻令人愉悅,不同於我在西方用過的任何一種牙膏。我很快適應瞭這種顏色,並且發現自己每天早上都很高興地把棕色泡沫吐進酒店盥洗盆裡。

作為一名美國記者,考慮到這本書所引發的爭議以及他經常發表的反西方演講,我原本預計要安排一次與拉姆德夫的采訪將會很困難。但是,我隻發瞭幾封電子郵件,他的新聞發言人就邀請我北上,前往赫爾德瓦爾,這是恒河岸邊的一座聖城,也是帕坦伽利總部所在地。

印度教徒相信毗濕奴神曾經在赫爾德瓦爾的一面墻上留下瞭一個腳印,每天有成千上萬名朝聖者聚集在河邊,舉行慶祝活動和祈禱。站在河岸上,我看到幾十個綁著橘紅色纏腰帶的骨瘦如柴的男人正在尋求施舍,他們留著一頭亂發和隨風飄擺的胡須,這些人就是尚亞西。他們是極受尊敬的人,是印度文化中的道德權威,雖然有很多印度人都贊同尚亞西不能積累財富或財產的觀點,但其實並沒有一套正式的規定來監督他們的行為。

拉姆德夫的傢就在這座城市郊外一個四周有圍墻的花園裡,陪伴他的有蜜蜂和蝴蝶,還有全副武裝的警衛。通過兩扇帶有金色獅頭把手的大門,我開車進入瞭這個莊園,沿著一條磚路駛向一組整潔的白色建築。拉姆德夫在一個舒適的客廳裡接待瞭我。他說:“我們的宗教書籍和經文都沒有寫到過做一名尚亞西就應該是乞丐。”他指的是我在恒河岸邊看到的那種乞丐。

拉姆德夫穿著被稱為“khadau”的無帶木拖鞋咔噠咔噠地走來走去,他的腰間和肩膀上分別圍瞭一塊橘紅色的佈。他的臉上長著茂密的黑色胡須,腦後的馬尾辮紮得很緊,以至於眼角都被吊瞭起來。他說:“在印度文化中,瑜伽大師一直在引領社會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並且鞠躬盡瘁地為社會謀福祉。這就是我作為一名瑜伽大師的同時還經營一傢企業的原因。因為這是我對這個國傢的莊嚴職責。”拉姆德夫表示,他經營帕坦伽利的方式和一名CEO經營企業的方式不一樣,更像是一個宗教大師在經營一個修行所。他說:“帕坦伽利並不是一傢公司。它基本上是一個精神組織。”它是一個與眾不同的工作場所。對於追隨者來說,一位印度教大師常常是一個絕對權威的人物,帕坦伽利的員工就是這樣對待拉姆德夫的。他禁止他們吃肉或者喝酒。他告訴他們,他們的勞動是一種精神服務,並以此為由來要求一些人接受較低的薪水。當他現身接受我們的采訪時,他的發言人急忙跑過來觸摸他的腳,這是對上師表達敬意的一種方式。

帕坦加利公司旗下超市

這種忠誠使得拉姆德夫可以掌控帕坦伽利,盡管他並沒有正式的公司管理權。在大部分時候被認定為公司CEO的人是阿查裡雅·巴克裡什納(Acharya Balkrishna)——他的個人網站標註的頭銜是“董事總經理”,他是拉姆德夫長期的夥伴和追隨者。在紙面上,巴克裡什納持有這傢公司98.6%的股權。據《福佈斯》(Forbes)雜志統計,他在印度富豪榜上居第19位,凈資產達61億美元。

拉姆德夫是在1990年前後認識巴克裡什納的,當時,他們都是印度北部一所傳統宗教學校的學生。拉姆德夫後來成瞭一名教師,但是,據一本權威傳記稱,他在嚴厲責打瞭一名學生後帶著悔恨的心情離職瞭。

90年代初,他和他的老校友在赫爾德瓦爾重逢。巴克裡什納與一位名叫卡拉姆維爾·馬哈拉傑(KaramveerMaharaj)的瑜伽老師走得很近,後者將拉姆德夫收為門徒,但有兩個條件:他要保持獨身,而且如果他開始授課,永遠不能收受任何錢財。這三個男人遊歷到喜馬拉雅山,在山洞裡冥想。到瞭1995年,他們接管瞭赫爾德瓦爾的一個修行處,拉姆德夫宣佈摒棄世俗。巴克裡什納經營阿育吠陀藥房,而拉姆德夫和卡拉姆維爾則繼續教授瑜伽。

當時,瑜伽在西方變得越來越流行,但是在印度,它仍然被視為一種精英活動。拉姆德夫和卡拉姆維爾開設免費研習班,吸引瞭很多中下層人士。拉姆德夫學會瞭如何技驚四座:他可以用頭倒立,或者展示他那令人著迷的“肚皮翻滾”技巧。他可以吸氣,讓他的腹肌在肚臍周圍收縮成一團肌肉,然後讓這團肌肉左右滾動。

Baba Ramdev給大量的人教授瑜伽技術

他的講解簡潔明瞭,令人振奮。他把瑜伽從神秘的靈性當中剝離出來:不需要去閱讀佛經或者冥想好幾個小時。他簡化瞭瑜伽體式,這樣一來,幾乎每個人都能安全地完成這些動作,而且他經常說,個別體式可以用來治療特殊的頑疾。他的瑜伽既是一種宗教追求,也是管理個人健康的一種工具。在一個公共醫療服務極差而且面臨肥胖癥、糖尿病和心臟病危機的國傢,這無疑是一個讓人震撼的消息。

2002年,當一傢宗教電視臺宣佈開辦一個新的瑜伽節目時,拉姆德夫參加瞭主持人面試。制片人沒有選中他,但他下定決心要上電視。於是,他買下瞭另一傢電視臺的20分鐘時段,吸引瞭很高的收視率(以及足夠收回成本的捐款),然後他受雇主持一個晨間秀。他碰上瞭千載難逢的好時機:從2001年到2017年,擁有電視機的印度傢庭數量翻瞭一倍。許多原先沒有時間或沒有錢練瑜伽的中低階層印度人開始在傢中跟隨拉姆德夫練習。瑜伽在印度的復興被歸功於拉姆德夫。俄勒岡州立大學(Oregon State University)比較宗教學教授斯圖爾特·雷伊·薩爾巴克(Stuart Ray Sarbacker)對拉姆德夫的職業生涯進行瞭研究,稱他是“整個國傢最傑出的瑜伽面孔”。

政治作用

拉姆德夫的瑜伽還具有政治作用,是激發印度愛國主義精神的一種方式。他曾經說過:“把每個人和瑜伽傳統結合起來還具有隱藏的國傢利益。”他將自己視為像聖雄甘地(Mahatma Gandhi)這樣的反殖民主義領袖的繼承人。甘地曾指出,經濟上的自給自足是實現獨立的一個重要先決條件。拉姆德夫稱:“自由並不僅僅意味著擺脫英國殖民者實現獨立,還意味著擺脫不健康的身體。”

在發表演講或者上電視的時候,這位瑜伽大師將印度人不健康的身體歸咎於他稱為“毒藥”的外國產品。如果每個印度人都跟他練習瑜伽,那麼這個國傢就不會有疾病或罪惡。他告訴他的追隨者,瑜伽可以治療艾滋病和癌癥。他贊美這樣的一個印度:依靠自己的傳統從歷史的恥辱中獲得救贖並恢復強大。拉姆德夫在2014年表示:“最重要的目標就是在本國以及全球范圍內恢復印度和印度身份的威望。這場旅行從瑜伽開始,從阿育吠陀開始。”從一開始,這套推銷詞就意味著不同凡響的盈利。

在主持修行處的早期,巴克裡什納和拉姆德夫常常騎車穿越田野和森林,為藥房采集原料。巴克裡什納會把阿育吠陀醫生派到瑜伽訓練營,給學員進行免費身體檢查,但會收取藥費。隨著拉姆德夫的聲名鵲起,巴克裡什納的收入也水漲船高。到瞭2005年,巴克裡什納賺到的錢實在太多瞭,以至於印度當局對藥房展開瞭逃稅調查,還進行過突擊搜查。但是,一位名叫吉滕德爾·拉納(Jitender Rana)的地方官員告訴帕塔克-納拉因,他的上級命令他停止行動。這本書援引他的話說:“當權者中有太多人在保護拉姆德夫。我領悟到瞭這一點,然後離開瞭。”帕坦伽利公司拒絕發表評論,記者試圖聯絡拉納但沒有成功。

另外,拉姆德夫的行為開始給同為瑜伽教練的卡拉姆維爾帶來麻煩。卡拉姆維爾告訴帕塔克-納拉因:“當你一無所有的時候,很容易保持理想主義。當你有瞭名譽、金錢或者權力之後,你能否繼續做到這一點才是真正重要的。”他在2005年離開瞭這個修行處。拉姆德夫曾經承諾會免費教授瑜伽,但是據一位名叫巴克蒂·梅赫塔(Bhakti Mehta)的電視臺管理人士稱,他開始對靠近講臺的位置收費。2006年,她陪拉姆德夫去英國遊歷,她說,在那裡,他登門拜訪一次就要求信徒捐獻1.1萬英鎊(當時約合2萬美元)。她告訴帕塔克-納拉因:“我們看到瞭他實際上對權力有多麼渴望。”帕坦伽利公司的發言人拒絕討論這件事或者這本書的其他內容。

大約在那個時候,拉姆德夫的一位早期生意夥伴被謀殺瞭。他是一位阿育吠陀醫生,拉姆德夫和巴克裡什納借用他的行醫執照經營他們的藥房。這是帕塔克-納拉因書中所指的第一個“謎”,雖然這個案子到現在都還沒有破,但沒有跡象表明拉姆德夫或者巴克裡什納牽扯其中。

這位傳記作傢所指的第二個“謎”發生在2007年。當時這個修行處的掛名首腦是一位名叫尚卡爾·德夫(Shankar Dev)的年邁大師,在拉姆德夫出國的某一天,他消失瞭。德夫隻留下一張字條說:“我拿走瞭你們為這個信托借來的一些貸款,但是現在還不上瞭。請原諒我。我走瞭。”後來再也沒有人見過德夫。七年之後,印度當局排除瞭謀殺的可能性。

在這個藥房的400名員工當中,不滿情緒越來越強烈。2005年春天,四分之一的員工舉行瞭罷工,要求獲得符合最低工資要求的薪酬。拉姆德夫和巴克裡什納開除瞭這些罷工工人,這些人後來聲稱,這個修行處的藥物含有未列明的成分,其中包括碾碎的人類頭骨。一傢實驗室對藥品進行檢測後發現瞭人類的DNA。

野心傢

拉姆德夫把他的瑜伽哲學轉變成瞭一種防禦工具。他的名字在印度幾乎已經是瑜伽的代名詞,他說,對他的攻擊就是對傳統的攻擊。他指責“強大的利益集團”調換瞭樣本:“這是一項陰謀,其目的是為瞭阻止我通過實驗去弘揚一種代表印度榮耀的科學。”政客們爭相為他辯護,罷工的工人被迫澄清他們的運動並非針對阿育吠陀或者瑜伽。對藥品樣本進行的重新檢測讓拉姆德夫恢復瞭清白。

這種勝利似乎激發瞭他的野心。他和巴克裡什納為這傢藥房看到瞭一個更加遠大的未來,遠遠超出瞭藥物的范疇。他構想瞭一系列普通傢用產品,可以幫助人們“與靈魂相連”並“走向神性”。他們倆一直通過信托來管理這個修行處和其他生意,但是到瞭2006年,拉姆德夫將帕坦伽利註冊為一傢公司。

當這傢公司開始開發商業產品時,拉姆德夫把自己的熱情短暫迅速地投入到瞭政治領域,結局慘烈。當時的執政黨印度國民大會黨(Indian National Congress)飽受醜聞困擾,選民們期待著變化。擁有巨大公眾影響力的拉姆德夫可以說是一個有能力讓這個政治體系重組的圈外人。2010年,他成立瞭自己的政黨,並表示下次大選時他將在全國每個選區推舉候選人。他宣稱:“我們必須進行一場全面的革命!”

拉姆德夫指責外國公司和有錢人掠奪印度的財富,他要求采取極端的解決方案,例如對貪污犯罪采用死刑。他最親密的政治盟友是一位名叫拉吉夫·迪克西特(Rajiv Dixit)的積極活動人士。然而,隨著越來越多的印度選民熱情響應他們的呼聲,迪克西特的明星光環開始讓拉姆德夫黯然失色。2010年11月30日,時年43歲的迪克西特因心臟病發作而猝死。這是帕塔克-納拉因在書中所指的第三個“謎”。警方從未對迪克西特的死亡進行過調查,但是,拉姆德夫很快被犯罪謠言包圍。最後他公開譴責瞭這些謠言,那個時候,謠言並沒有減緩他的上升勢頭。

拉吉夫·迪克西特(Rajiv Dixit)

2011年6月4日,拉姆德夫效仿甘地,在德裡展開瞭一場反對貪腐的絕食抗議活動。現場聚集瞭4萬人,這令政府感到恐懼,於是命令警方突襲此次聚會。在混亂之中,有一人死亡,拉姆德夫試圖化裝成女人逃走。

拉姆德夫在2011年舉行的絕食抗議是他距離步入政壇最近的時期

許多選民發現,很難把他想象成國傢領導人,他進軍政界的努力失敗瞭。他把註意力重新放到帕坦伽利上,該公司的生產線從藥品和美容一直擴大到果汁、谷物和香料領域。他雇用瞭一位名叫S·K·帕特拉(S.K. Patra)的食品加工業資深人士來擔任帕坦伽利食品業務的總裁和帕坦伽利阿育吠陀的首席執行官。帕特拉談起瞭他們第一次見面時的情形:“巴巴·拉姆德夫隻是和我擁抱瞭一下,然後問我什麼時候可以加入進來。他說,神把我派到帕坦伽利,讓我為人類服務。”

商業大亨

帕特拉開始模仿拉姆德夫非常鄙視的跨國公司的做法。他聘請外國顧問來梳理帕坦伽利旗下的幾十傢企業和組織機構。他對工廠的生產程序實施標準化,設立委員會來監管質量控制之類的基本任務,並且徹底整頓帕坦伽利的分銷網絡。從2011年到2014年,這傢公司的收入增長瞭三倍,達到1.88億美元,產品數量從50種增加到500種。拉姆德夫堅持讓公司把利潤重新註入業務當中,以降低產品價格,推出新產品。帕特拉說:“巴巴非常敏銳,擁有超強的判斷力和商業頭腦。”這是一種不情願的贊揚。於2014年離開公司的帕特拉說,拉姆德夫隻付給他應得報酬的一半。舉例來說,當雀巢在2015年因為鉛超標問題而不得不召回其頗受歡迎的美極方便面(Maggi Instant Noodles)時,拉姆德夫很快推出瞭帕坦伽利方便面。

對於一個商業人來說,這是一個精明之舉,但是,對於一個聲稱關註人們健康的瑜伽大師來說,這就有問題瞭。拉姆德夫說他的方便面很健康,但是,印度食品安全和藥品管理局(Food Safety and Drugs Administration)發現,這裡面的灰分含量是法定限值的三倍。消費者並不怎麼在意。帕特拉說:“不管他生產出什麼,都沒有人認為它是垃圾。他們總是認為這是神賜的產品。”

拉姆德夫告訴我:“我們沒有質量訴訟或者質量問題。”但是,帕坦伽利的產品一直受到這樣的擔憂困擾。在2017年4月,印度武裝部隊停止向士兵出售一款流行的帕坦伽利果汁,因為它未能通過實驗室檢測。在接下來的2017年5月,《印度斯坦時報》(Hindustan Times)報道稱,帕坦伽利的一款保健品也未通過檢測。2017年6月,尼泊爾因為微生物超標問題強制該公司召回六款產品。

在我們的對話中,拉姆德夫駁斥這些報道都是“西方利益集團”在使壞。他還對有關帕坦伽利工作條件的負面報道予以否認。他說:“我們從來沒有違反過任何法律,我們也沒有對任何人做過錯事,暴力根本不可能存在。”

這些爭議並沒有損害到銷售額。該公司2017財年的收入首次超過10億美元。其他大師紛紛開始復制帕坦伽利的成功模式,創辦自己的產品線。《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把這種趨勢命名為印度的“巴巴酷(Baba cool)”運動,並把拉姆德夫稱為這場運動之“王”。

印度工商業聯合會(Associated Chambers of Commerce and Industry)是印度的一個貿易組織。該組織把帕坦伽利稱為“快速發展的消費品市場最具顛覆性的力量”。2016年,瑞士信貸集團(Credit Suisse Group)僅僅根據帕坦伽利DantKanti牙膏的成功,就下調瞭高露潔棕欖(印度)公司[Colgate-Palmolive (India) Ltd.]的信用評級。幾個月之後,高露潔開始銷售自己的草藥牙膏。同一年,Hindustan-Unilever Ltd.聘請當地醫生改造自己的阿育吠陀品牌Ayush,其產品包括薑黃抗粉刺洗面奶。

瑞士信貸集團(Credit Suisse Group)

拉姆德夫提出瞭進軍各個業務領域的計劃,包括服裝、私人安保、動物飼料、太陽能和餐館等等。他還想把帕坦伽利的產品出口到美國、英國及全球各地。雖然他不再提起直接進入政界這件事,但他很享受自己在印度的這種比以往更強大的影響力。

在他的絕食抗議毀掉瞭他和時任政府的關系之後,拉姆德夫在印度人民黨中找到瞭盟友。2014年,他參加瞭這個黨派保守政客的競選活動。在一次集會中,攝像機拍到他正在指責一位詢問他有關籌款事宜的候選人。他非常生氣地問道:“你是個傻瓜嗎?在攝像機對著你的時候居然詢問和談論錢的問題!”在印度人民黨獲勝以及納倫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成為印度總理之後。拉姆德夫聲稱已經“為這些重大的政治變化做好瞭準 備”。

納倫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

莫迪意識到瑜伽和阿育吠陀在激發宗教和民族主義情緒方面可能很有價值。他把負責宣傳瑜伽和阿育吠陀的政府部門(這個部門負責監管帕坦伽利的產品)升格為內閣的一個部;遊說聯合國設立一個國際瑜伽日;並且免除專註瑜伽事業的慈善信托的部分稅收。

拉姆德夫稱莫迪是他的一位“密友”,但堅稱帕坦伽利並沒有從這種關系當中受益。他告訴我:“我們沒有也不想從政府獲得任何關照。”但是,路透社(Reuters)2017年的一則報道稱,自從莫迪當權以來,在印度人民黨管理的那些邦,帕坦伽利在土地交易方面已經獲得瞭超過4600萬美元的折扣。該公司已經購買瞭將近2000英畝(約合809萬平方米)土地,表示將在這些土地上建造新工廠、種植草藥。哈裡亞納邦還向拉姆德夫提供“相當於一位內閣部長的所有福利待遇,包括汽車、住房、員工和安保”,這是一位政府發言人向當地報紙《電訊報》(Telegraph)透露的。但是拉姆德夫稱,作為一名尚亞西,他必須拒絕這些享 受。

2017年,莫迪主持瞭設在赫爾德瓦爾的帕坦伽利研究所(Patanjali Research Institute)的開業典禮。作為這個企業王國的一枚珍寶,這個研究所被描繪成這樣一個地方:他們會用和西方制藥公司同樣嚴格的標準在這裡研究和測試阿育吠陀藥物。莫迪告訴現場觀眾:“拉姆德夫的草藥能幫助你克服所有問題。”這個時候,穿著橘紅色僧袍的拉姆德夫在他身邊露出瞭微笑。然後,這位總理直接對拉姆德夫說:“我相信你的祝福所帶來的力量,還有人民的力量,比相信我自己還要更加深信不疑。”物質世界被略過不提。這位尚亞西上升到瞭新的高度。

撰文:Ben Crair 編輯:陳木青、梁桐、齊宇琨 翻譯:楊飛

◆ ◆ ◆ ◆ ◆

Tags:一位   擁有   年收入   100億   公司   瑜伽   大師   瑜伽   治愈   同性戀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搜索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