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習吧頭條新聞 我要發佈新文章

首页 > 財經 / 正文

多個城市搶人大戰的背後:人才的真正價值與經濟利益

作者:GPLP 2018-04-22 財經 评论

原標題:多個城市搶人大戰的背後:人才的真正價值與經濟利益

文/意卿 GPLP獨傢首發

本文來源於GPLP 微信公眾號 gplpcn

2018年以來,多個城市參與到“搶人才大戰”中,並且使出渾身解數,紛紛展現搶奪人才的決心,一場史無前例的“搶人風暴”正在上演:

南京,2018年1月4日,南京市政府發文,針對人才安居工作進一步實施再發補充意見,出臺《關於進一步加強人才安居工作的實施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明確高層次人才首套房不限購,公積金最多可貸120萬!

長沙,在長沙工作、具有專科以上學歷或技師以上職業資格的人才,首套房不受戶籍和個稅、社保繳存限制。

武漢:爭取“讓更多留漢就業創業的大學畢業生以低於市場價20%買到安居房、以低於市場價20%租到租賃房”。

濟南:取消購房、投資納稅落戶條件限制,實行居住就業落戶。

鄭州:符合條件的博士、碩士和“雙一流”建設高校的本科畢業生,在鄭首次購房分別給予10萬元、5萬元、2萬元購房補貼。

西安:近5年畢業或35周歲以下的高校畢業生創業,可申請貸款,額度最高50萬元,期限一般為兩年,並給予50%貼息。

面對競爭,甚至連一線城市北京、上海也開始加入戰局——2018年3月21日,北京發佈《北京市引進人才管理辦法(試行)》在人才落戶方面,修訂人才引進政策標準,大力引進優秀投資人才和創新創業人才,符合條件的可以申請辦理《北京市工作居住證》或人才引進落戶。

隨後,2018年3月26日,上海也推出瞭人才重磅新政,再加上此前敞開大門的廣州和深圳,

全國一線城市及二線城市都加入人才大戰當中。

人才到底能給這些城市帶來什麼?

吹響開戰號角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曾經有一位頂級的華裔科學傢兼投資人回國創業,其計劃成立一支約10億元規模的人民幣基金。

計劃很好,於是,深圳最先伸出瞭橄欖枝,開出瞭優厚條件爭取該科學傢。

也不知道從哪裡聽到瞭消息,上海方面相關人士按捺不住瞭,於是,多次奔赴深圳找到該科學傢,雲雲,我們這邊的條件更好,可以為其建一棟科研大廈,還可以出資入股人民幣基金。

科學傢聽瞭,有點心動。

然而,還沒等科學傢最終決定,北京這邊又傳來瞭更大利好,可以為其科研提供其他配套支持,包括孵化器以及稅收等優惠。

然而,令人出乎意料的是,該科學傢最終跑到瞭重慶——半路殺出瞭個重慶,原來,科學傢祖籍重慶,父母也在當地居住,當地政府大打親情牌,讓其父母出面,搞定瞭該科學傢。

科學傢隻是一個縮影,如今,全國的搶人大戰由科學傢等高端人才蔓延到瞭應屆大學畢業生,比如,在武漢、成都、西安、鄭州等城市,大學生可以“零門檻”落戶,購房補貼、租房補貼樣樣俱全,“先落戶後就業”的政策更是頗具吸引力。

從高端人才到應屆大學生,從一線城市到二三線城市,這場人才爭奪戰中,沒有最狠,隻有更狠——比如,在西安,2018年僅3個月新遷入21萬人,接近2017年全年遷入人口規模25萬人。

莫名其妙開始搶人的背後,各個城市打的是什麼主意?

這要從一段歷史講來。

眾所周知房地產和建築業除瞭能快速拉高GDP之外,還是營業稅的主要來源,而營業稅在改制之前可是地方政府的主要稅種,所以造成瞭地方政府受到稅收激勵偏愛房地產。

2012年,中央以減稅的名義提出營業稅改增值稅的政策,理由是消除第三產業重復征稅。總理也是親歷親為。中央如此勞心費神,自然也別有深意。中國雖然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是中國經濟的頑疾是地方政府對於房地產、建築業的依賴。

提出政策之後一年,2013年全國財政增長降到10.1%,中央的各大稅種增速都降低,增長7.9%,但是地方財政增長12.9%,無他,房地產銷售額大漲26.3%,房地產營業稅增長33.6%,建築業16.5%,營業稅水漲船高9.3%。

“營改增是深化改革一招很重要的‘棋’,是要動利益、動‘奶酪’的” ,“結構性減稅,能夠為企業減輕負擔,對於我國經濟結構調整、國傢的稅制統一都有重大意義” 。

中央拿瞭營改增拿掉營業稅,動瞭地方政府的收入大頭,自然對地方也要所交代,這也就是給地方開的房地產稅。房地產稅並不是房產稅,房產稅是一個已經存在的稅種,隻是一直免征罷瞭,而房地產稅是指整合房產稅和城市土地使用稅的新稅種。

但是,房地產稅不僅僅是一個新的稅種,土地財政的替代品,更重要的是改變地方政府行為激勵。因為如果房地產稅作為地方政府的主體稅種,那麼在戶籍開放,人口接近自由流動的情況下,地方政府要維持高房價,必須要通過吸引新的人口進入,所以要增加在教育、醫療等非經濟性的公共產品上的投資。

先知先覺的地方政府已經開始搶人。曾經在招商引資上動作最大的西安,這一次在搶人大戰中也是一馬當先。現在搶人大戰也進入瞭白熱化階段。

但是搶完瞭人之後呢,在完成現代財稅體系改革之後,地方政府的收支固定,失去瞭獨特的土地財政收入,如何收取房產稅就成瞭一門巨大的學問。

人的真正價值

從營改增的歷史和目前國傢人口逐漸老齡化,少子化問題。中國現在已經陷入人口危機,勞動力跟不上,人口老齡化,對經濟、社保等都構成瞭強大壓力。二胎、三胎政策的放開,各個二線城市搶人,就反映瞭這一形勢。

那各城市究竟搶的是什麼呢?

毫無疑問,搶人之前,我們需要探討一下人的價值。

有人的地方才有經濟,因此,GPLP君覺得保持城市競爭力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人才,人才是城市未來發展的動力。隻有新鮮血液的源源不斷的湧入一座城市,這座城市才有發展的不竭動力,創造出新的價值。

其次人口老齡化,養老金的支出壓力大,引進人才增加勞動人口,在一定程度上交社保的人多瞭,相應的養老保險支出的壓力就小瞭,這是城市工作人員年輕化的必然好處。

說到老齡化就不得不提人口老齡化最嚴重的日本,最新統計顯示,日本65歲以上老年人占總人口的百分比高達27.7%。

即使日本政府不斷的鼓勵年輕人生子的政策,對於這一現實依然是無濟於事,若是有幸在日本的公司參觀,能夠輕易的發現60歲以上的老人仍然還在勉強工作,養老院幾乎沒有70歲以下的老人。

而我們雖然是一個人口大國,老齡化的問題愈加嚴重,老齡化的問題遲早也會成為一個巨大的社會問題,日本經濟下滑的前車之鑒值得我們警惕,提前預警。

最後還是離不開房子,營改增之後以前占據地方政府收入大頭的房地產收入被削減,房產稅和房地產稅目前還不能為財政增加收入,根據美國歷史經驗,持續的人才流入能保持高穩定的地產需求。

以專利授權數衡量美國各州對人才的吸引程度,則加利福尼亞州位居榜首,其他的還有紐約州、德克薩斯、密歇根、賓夕法尼亞等,以上各州所具備的相同點是州內擁有一定數量的知名學府,並且十分重視人才資源的引入。同時以上各州的創新也提高瞭其經濟發展水平,比如加利福尼亞州的經濟體量在全美也排名第一,同時還具備相當高的房價,說明不斷流入的人才有力地支撐瞭住房的需求。

而地方政府為瞭保持財政的收入肯定要做出戰略的轉變,各級城市紛紛加入瞭人才的爭奪戰。

這場激烈的人才爭奪戰究竟會發展到什麼程度,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但願這是一個好的開始,讓大傢重新審視人的價值。

Tags:多個   城市   搶人大戰   背後   人才   真正   價值   經濟利益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搜索
标签列表